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阴影谷篇 第一百零五节 密相约
    这是一处荒无人迹的山谷,黄色和紫色的野花在两侧斜坡上生长,星星点点地缀在野草中,随着微风轻轻摇曳,几只粉色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穿梭,远处不时传来几声清脆的虫鸣,气氛安宁而祥和。

    谷底弯弯曲曲的小路上,怪兽慢吞吞地爬行着,一步步地向前挪动。它看起来有点像陆龟,又有点像幽暗地域的恐爪怪,但体型都要大上许多,而且更加圆滚,有蜥蜴般的三角形脑袋和粗短壮硕的四肢,全身包裹在厚厚的土黄色甲壳中,连关节和面部都不例外,壳上又长着粗细长短不一的尖刺,寒光闪闪,锋利异常。

    “这就是泰拉斯奎?”站在山坡的顶上,琼恩问身旁的一位黑袍人。

    “正是。”

    “它看起来似乎……小了点?”

    琼恩对泰拉斯奎并不太了解,毕竟这家伙世界上只此一头,别无其他,而且早在千年前就被封印,了解它做什么。但它既然号称“巨兽”,体型巨大是毋庸置疑的,在琼恩所看到过的所有资料上,对此都描述为“大如山岳”、“巨龙在其面前都显得渺小”,然而眼前的这只甲壳怪物,要说“大”倒也称得上,比成年象也高出半截,但要和那些形容词比起来,就未免缩水得太离谱了。

    “因为它现在不是完全形态,”黑袍人解释,“泰拉斯奎半是生物,半是元素,如果受创就会自动缩小体型,以便降低消耗,修复损伤。”

    “唔,这么说的话,你们昨天一定把它打得很惨。”

    既然确定合作,自然要了解相关细节。据萨玛斯特说,在昨日凌晨——大约就是琼恩等人进入第五秘器的那段时间前后——他曾经发动过一次对泰拉斯奎的袭击,原本一切顺利,也成功地击伤并暂时制服了巨兽,却因为在最后关头误算一步,结果功亏一篑。也正是因为这次失败,让他不得不另外设法补救,从而找上了琼恩。

    “那倒也不是,”黑袍人说,“我们昨日确实对它造成了一些伤害,但并不算严重。它是因为千余年前被一位大奥术师重创,几至濒死,所以沦落至此。”

    我想我应该知道你提到的那位大奥术师是谁。

    泰拉斯奎这种带刺铁乌龟,只要脑筋正常的人都不会主动招惹,如果有人非要去揍它,那肯定是有某种非去不可的理由。萨玛斯特这么做,是为了完成“化身”——很凑巧,当年发明“化身”的那个人,就是一位大奥术师。

    “它现在这样子,看起来倒是挺温顺的。”琼恩随口说。

    “这只是表相,兰尼斯特先生,”黑袍人说,“事实是它非常之凶暴无礼。当我们想请它提供一份脑垂体的时候,它不但半点都不配合,反而不断地挣扎反抗,导致我们已经损失了一头骨龙。”

    ……如果有人要剖开你的脑袋取垂体,想必你也不会乖乖配合吧——呃,忘了,你是个巫妖,压根就没那东西了。

    这位身穿黑袍,高高瘦瘦,稍微有些秃顶,脸上始终挂着谦逊微笑的中年男人名为阿尔盖深,据说曾经是萨玛斯特最信任的副手,在老巫妖失踪期间实际领导着龙巫教。此次“捕猎巨兽”行动,萨玛斯特并不亲自参加,一切都由阿尔盖深全权负责,可见对其颇为信任。他和萨玛斯特一样是位亡灵师,早在数百年前就把自己变成了巫妖,如今的活人模样只是个伪装罢了。

    “等纳瑟先生一到,我们就要开始攻击,”阿尔盖深说,“到时候还要劳烦您出手相助。”

    “请放心,”琼恩说,“既然和萨玛斯特先生谈妥了条件,我就不会消极怠工——我可是很有职业道德的。”

    黑袍人一笑,正待再说话,便在此时,对面山坡顶上,出现了几个灰色的身影。阿尔盖深看了眼,“纳瑟先生到了,”他说,“我要过去一下,先失陪了。”

    “请便。”

    阿尔盖深微微躬身,然后瞬移到了对面山坡上,和一个人交谈起来。那是个既矮且胖,大腹便便的男人,有着肥墩墩的脸颊,两只眼睛被挤得几乎成了一条缝,一身珠光宝气,黑色长袍上镶满了金银丝线,双手每根手指上都戴着硕大的钻石戒指,连拇指都不例外,看起来像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发户。

    “这就是那位谋杀之神的选民?”

    在来之前阿尔盖深向琼恩提起,说还有一位马立克—纳瑟先生要到场相助,此人乃是谋杀之神希瑞克的选民,也是萨玛斯特请来的帮手之一。对于这位马立克,琼恩隐约记得以前曾经听梅菲斯说过,此人原本是一位卡丽珊的商人,在教会中也不算什么高级成员,但对神明忠心耿耿。六年前,希瑞克穷尽所能制作了一件名为《希瑞经》的神器,试图借此凌驾于诸神之上,成为世界的唯一主宰,结果却反噬自身,精神错乱,神职不断丧失,整个教会也随之分崩离析,人心惶惶。值此危急之际,马立克挺身而出,经历了一番艰险磨难,最终成功帮助希瑞克恢复清醒,从而在六年前被擢升为选民,成为谋杀之神在凡间的最高代言人。

    怎么总觉得模样这么猥琐……

    琼恩见过的选民不少,欣布和葵露是千里挑一的大美女,凯尔本也完全称得上英俊,即便是那位光头的卡斯图,同样也是威猛凛然,气度不凡。像马立克这样的猥琐胖子,绝对可以算是异类,尤其是想到他是“谋杀之神”的选民,再看看其圆滚滚的大肚子,这种违和感就更加强烈了。

    不过话说回来,人不可貌相,奥沃也是个猥琐胖子,照样是大奥术师呢。

    琼恩笑了笑,转过头,继续看山谷中的那只怪兽。它已经努力地爬了半天,但从琼恩的眼中看去,其实依然还是在原地踏步,连半寸都未前进。“翡翠之境,”他赞叹,“精灵的魔法,确实自有其不凡之处。”

    泰拉斯奎巨兽的甲壳既坚固无比,又能够反弹各种魔法,这点让很多人对它无可奈何,昔日精灵巫师们为了制住它,联手发动了名为“翡翠之境”的秘技,最终成功封印巨兽。所谓翡翠之境,其本质是一种空间魔法,将“有限”延伸为“无垠”,倘若被困入其中,除非能够打破魔法,否则是永远也走不出来的。便如眼前这条山谷,其实也不过几里长,但泰拉斯奎已经爬了千余年,直到现在也未曾爬出,只因它智商低下,无法理解其中奥妙,所以依然不折不挠,继续向前。

    “翡翠之境是精灵王庭六大秘技之一,自然是有些门道的,”在琼恩身旁,扎瑞尔现出身形,“你还曾经想学它呢。”

    “是么?”

    “嗯,有次你外出的时候偶然遇见,很好奇,想弄个明白,于是就抓了几个精灵来盘问,结果引发了一场战争。”

    “没这么夸张吧。”

    “有的,因为你抓的那几个精灵里,有一位是精灵王的公主。”

    “……原来如此。”

    往事不堪回首,琼恩明智地选择跳过这个话题。“你觉得那个人如何?”他问。

    “阿尔盖深先生?”

    “嗯,我总觉得他有点奇怪。”

    不知是否自己过分敏感,琼恩和阿尔盖深说话的时候,总觉得对方的神情有异,像是在隐瞒什么事情似的。扎瑞尔闻言,眼波流转,盈盈含笑,“没什么,”她说,“他只是对你很感兴趣而已。”

    琼恩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不会吧。”他惊恐地问。

    “真的。”

    ……我讨厌同性恋!

    “是吗,可是我看艾弥薇和凛似乎就有点……你似乎也不是很在意啊。”

    哦,修正一下,我讨厌男同性恋!

    “但我也没说他是同性恋啊,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你不是这个意思吗?”

    “不是啊,”魔姬说,“我只是说他对你很感兴趣而已。”

    听起来就是这个意思……

    “跟你开玩笑啦,”扎瑞尔笑着说,“他对你,嗯,说不上善意,但至少就目前而言也没有恶意,而且似乎有求于你。”

    “这个是没错啊,他本来就有求于我,要我帮他们对付泰拉斯奎嘛。”

    “不是这个,”扎瑞尔说,“应该是另有他事。”

    “哦?”

    “嗯,而且他似乎不想让别人知道。”

    这么说,应该是他的私事,而不是龙巫教的公务?

    琼恩和阿尔盖深是初次见面,此前素不相识,一个是阴魂城的巫师,一个是龙巫教的成员,属于井水不犯河水的那种。要说阿尔盖深有什么事情有求于自己,琼恩可实在想不出来。扎瑞尔对此也无法解答,魔姬天赋的能力,让她能够轻易感应到人类的“情绪”,但也仅限于情绪本身,至于具体内容,那就无法直接得知了。

    再说吧。反正既然是他有求于自己,那总会主动提出来的。

    “唔,快看,”琼恩说,指着山谷下方,“开打了。”

    随着一声炸雷在头顶的天空中响起,整个山谷仿佛都跟着颤了颤,在不断原地踏步的泰拉斯奎巨兽四周,十几个影影绰绰的黑影自空气中浮现出来。

    模样像是狼狗,体型却大若公牛,它们有着长长的、蜷曲的毛发,爬满了蛆虫,不断蠕动着,掉落在地上,四肢消瘦得仿佛麻杆一般,硕大的脑袋上长着四只眼睛,泛着红彤彤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这是尸骸魔犬,四百多年前某位亡灵师创造出的邪恶之物,据说是将异界的邪灵附体在猎犬身上,用秘法让其融合,再饲育以僵尸血肉,逐渐成长为现在这般形态,半是活物,半是亡灵,爪牙如刀,能够喷涂致命毒气,是非常难缠的怪物。

    魔犬们一现身,立刻便毫不犹豫地向泰拉斯奎巨兽发起了进攻,它们嚎叫着,跳跃着,用利爪和牙齿撕咬,行动迅捷如风,原本就有些狭窄的山谷内顿时变得乱哄哄一片,尘土飞扬中只见魔犬纵横往来的身影。从表面上看,巨兽完全处于下风,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完全没用啊。”琼恩轻声说。

    他的位置居高临下,可以清楚地发现魔犬的攻击貌似华丽,其实完全没有起到任何实际作用。无论是尖利如刀的爪牙,还是充满尸毒的吐息,对泰拉斯奎而言都如同浮云,连挠痒痒的程度都算不上。相反,泰拉斯奎任意一个动作,哪怕只是摆摆脑袋,甩甩尾巴,便能将魔犬远远击飞出去,半天都爬不起来。力量悬殊到这种程度,其实已经压根不能用“战斗”来形容,就连说“牵制”都很勉强,如果打比方的话,就如十几只苍蝇围着人嗡嗡叫,除了一点有限的“骚扰”作用,再无其他价值。

    萨玛斯特总不至于指望就靠这些魔犬来打倒泰拉斯奎巨兽吧?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还是那句话:萨玛斯特是精神有问题,却不是智商有问题。何况他又不是第一次来打泰拉斯奎,之前虽然失败了,总也是有经验教训的。话说回来,反正不关琼恩的事,按照协议,他只负责在最后关头出手一次,之前尽可以作壁上观。

    相比起琼恩,扎瑞尔的作战经验显然更为丰富,眼光也敏锐得多。“看地面。”她轻声提醒。

    琼恩闻言朝地面望去,却并没有发觉什么异状,但扎瑞尔显然不会无的放矢。顺着魔姬指示的方向,他又凝神细看,这才发现泰拉斯奎身下的阴影有些奇怪,像是有某个黑色物体在其中慢慢蠕动着,爬行着,看不分明。

    那是什么东西?

    他正想问扎瑞尔,突然听得“嗖”、“嗖”几声,仿佛尖锐的利矢划破空气,七八条透明的、扁平的黑色蟒蛇自地面阴影中弹射出来,缠绕在泰拉斯奎的四肢关节上。巨兽低沉地吼叫着,想要将它们挣开,然而这些黑蛇仿佛橡胶一般,虽然可以轻易变形,身躯却坚韧异常,始终紧紧缠着巨兽,毫不放松。

    噗!噗!噗!

    更多的黑蛇从阴影中飞出,它们口中齐齐喷出灰暗的魔法射线,打在巨兽的身上,然后毫无悬念地全部被反弹回来,自身却全然不受伤害,反而像是得到了强化一般,纷纷涨大,变得更加粗壮,接二连三地缠绕在泰拉斯奎身上,密密匝匝,转眼间将它裹成了一团巨大的黑茧。然后一阵猛烈的风吹起,黑茧冉冉升了起来,飘浮在半空中。巨兽拼命地挣扎着,让黑茧不断地伸缩变形,却始终无法完全挣脱。

    “有点意思。”琼恩评价说。

    他不知道那些黑蛇是什么,但明显是亡灵之属,喷出的射线是常见的亡灵攻击法术“邪影击”。亡灵是靠负能量支撑的存在,亡灵魔法是操控负能量的法术,所以同样是被亡灵术击中,普通人会受伤害,亡灵却反而会被强化。泰拉斯奎的甲壳能够反弹各种魔法,这对它的敌人原本是一大障碍,但现在却反过来变成助力了。

    当然,仅仅如此,倒也算不得什么。连阿尔萨斯都知道死亡缠绕能给食尸鬼补血,琼恩好歹是正规科班出身,接受过系统的魔法学教育,虽说不擅亡灵术,这种基本技巧还是知道的。真正让他觉得“有点意思”的,是那些透明黑蛇。

    “亡灵”是肯定的,但又不是那么简单,其中明显混合了别的东西,但到底是什么,以琼恩的眼力,这样远远地观察,一时间还看不出来,只是总觉得有点熟悉。

    “这些尸蛇黯影的表现,兰尼斯特先生觉得如何?”不知何时,那位阿尔盖深又回到了琼恩的身旁。

    “很有趣,”琼恩点头,“此前闻所未闻,是贵教的秘密武器?”

    “过奖了,秘密武器谈不上,但确实是最近才研制成功的新作品,”阿尔盖深说,“其他方面倒也无足称道,但生命力和防御力确实可以算非常杰出。我们是按照萨玛斯特先生提出的设想,将亡灵与阴影本质相融合,最终完成现在这种形态,命名为‘黯影’。”

    与阴影本质融合?

    琼恩曾经听莎尔说过,阴魂城主夏多发明了一种方法,将凡人与阴影本质相融合,诞生出“阴魂”,能够获得种种超凡能力,长生不老,青春永驻,阴魂城的高层人物,例如那些阴魂王子们都是如此。如今龙巫教弄出来的这种“黯影”,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区别只在于一个是以生者与阴影本质融合,另一个则是亡灵。

    “正是从夏多城主的发明中得来的灵感,”阿尔盖深承认,“如今还只能算是初窥门径,可以融合一些低级的亡灵,但对高级亡灵就无能为力——啊,我差点忘了,”他夸张地拍了拍脑袋,“兰尼斯特先生既是阴魂城的精英,更是亡灵术大师奥沃先生的得意弟子,身兼两家所长,想必是此道行家,待此间事了,如果有闲暇的话,不知可否指点一二,我将感激不尽。”

    这你就错了,我确实来自阴魂城,却压根算不上“精英”,至少转化阴魂的方法就不懂;至于我那位肥巫妖老师,确实是超一流的亡灵术大宗师没错,可惜我这个学生不成器,半点都没学到。

    话说回来,阿尔盖深所在意的,原本也就不是这个吧。

    隐隐约约间,琼恩已经明白了些什么。他沉吟了几秒钟,然后点了点头,“正有此意,”他说,“不过先了结眼前这桩事再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