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2014-11-11
    琼恩沉思了一会,“按照这种说法,第五秘器目前只是一个半成品,它还可以变得更强?”

    “前提是这个故事是真实的。”扎瑞尔提醒。

    的确,故事终究只是故事,并不一定属实,或者说,它肯定不是完全属实。按照这个故事的描述,奇械师是阴险狡诈的,背信弃义的,而堂堂九狱之主、魔鬼领袖,简直单纯的宛如小白兔,这显然是在搞笑,而且还是严重缺乏技术含量的搞笑。但故事也未必是完全虚构,毫无根据。有关“第五秘器”的来历,琼恩也听不止一个人提过,说法各不相同,至少有一点细节是共通的,奇械师在铸造第五秘器时,得到魔鬼的帮助——这其实就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不过,即便故事属实,第五秘器仍有提升空间,那也得去找九狱之主完成最后的祝福。这压根不现实,人家日理万机,哪有功夫理睬你,还是洗洗睡吧。

    不过在睡觉之前,还是得先去办事,毕竟时间紧迫,已经没有多少可供耽误了。琼恩又去拜访了一次凯尔本,“代表”奥加莱斯表达了一番感谢,表示对礼物很满意,然后透露了龙巫教内奸的名字。凯尔本当然要问他的信息来源,琼恩早有准备,便干脆无比地全部推到奥加莱斯身上,“这是占星师夜观天象,偶有所得。”

    凯尔本知道奥加莱斯的来历,自然也知道她是个占星师,甚至有资格跻身于古往今来最高明的预言师之列。占星术玄妙难测,又毫无道理可言(至少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是如此),用来解释这种没法解释的事情最合适不过。反正凯尔本又不可能和奥加莱斯去对质,琼恩信口开河毫无压力。

    凯尔本显然也被弄糊涂了,他不知道琼恩此举用意究竟何在,是示好,抑或示威?但琼恩显然没有继续深谈的打算,马马虎虎把场面话说完,就赶快起身告辞了。

    再次回到住处,扎瑞尔又不见了,琼恩也不在意,脱了外套,躺在床上准备休息片刻,眼角余光突然瞥见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凛蹑手蹑脚地溜进来。“琼恩,”她压低声音,“她不在吧?”

    “她?谁?”琼恩怔了两秒钟,然后才反应过来,“你说扎瑞尔?”

    “嗯。”

    “她不在——对了,你不是和艾弥薇逛街去了么,什么时候又和她勾搭上的?”

    “人家才没有!”凛气鼓鼓地说,“都是她捣的鬼。”

    按照凛的说法,她和梅菲斯原本是在逛街,中途梅菲斯被请去开会,凛只好一个人回来。她在客厅沙发上休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似乎被谁抱起来,又亲又摸,她隐约间有所感觉,却无法清醒。至于后来的事情,琼恩就知道了。

    “这样啊,”琼恩点点头,“无论如何,这说明你还是很有魅力的嘛,连大魔鬼都情不自禁。”

    “才不要呢,”凛扭过脸,然后又想起什么,“对了,琼恩,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别告诉艾弥薇啊。”

    “为什么?反正你又不是自愿,不算是你移情别恋红杏出墙,你担心什么。”

    “反正你不要说就是啦!”

    “行行,我不说。”

    凛的想法很好理解,不管怎么说,谁要是听到自己女友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即便不是自愿,也总不会多么高兴。不过这里似乎有个问题,为什么你记得要瞒着艾弥薇,却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虽然大家都知道你是个**边,但至少在明面上,我才是你的男友吧。你这样厚此薄彼,实在让人心理不能平衡啊。

    既然心理不平衡,琼恩便决定略施薄惩,以示警告。于是他伸手一把将凛拉到怀里,开始脱她的衣服,凛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也就乖乖配合。一番折腾,两人都是疲倦至极,顾不上去洗浴便相拥而眠,直到第二天早上,被梅菲斯叫醒。

    “快起来,你们两个,”圣武士少女语气不悦地说,“要开战了。”

    *********

    琼恩刚刚被叫醒,脑筋有点迟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谁和谁开战?”他下意识地问。话说出口,才反应过来,整个人也随之清醒,“要开战了?”

    “嗯。”

    琼恩赶快起身穿衣,突然看见睡在自己旁边的少女并不是凛,而是莎珞克。“咦,你怎么在这里?”琼恩奇怪,“凛呢?”

    “昨晚明明是主人你抱着人家不肯放手,非要人家侍寝,现在又说这种话,”魅魔不高兴地说,“太绝情了吧。”

    “不是,我昨晚......不是和凛在一起么?那家伙呢?”

    “你睡糊涂了吧,凛昨晚一直和我在一起,现在应该还没起床,”梅菲斯皱眉,“还是出了什么事?”

    “呃,应该没事,可能是有人和我开玩笑。”

    琼恩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自己的记忆应该没有出现混乱,但梅菲斯和莎珞克也没必要故意说谎,那么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自己做了个美梦。但这个梦,应该不是纯粹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么简单。

    算了,反正也能猜到是谁在搞鬼,不急于这一时。

    琼恩穿好衣服去洗漱,然后去客厅,发现人已经基本到齐了,只有扎瑞尔不在。而且除了他和凛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身戎装,梅菲斯和莎珞克不必说,连珊嘉都穿着一件浅绿色的皮甲,一副随时准备上战场的样子。见他过来,梅菲斯便开始向大家通报情况。

    昨天夜里,当琼恩在床上做美梦时,外面发生了很多事情。凯尔本连夜召集其他选民以及盟友开会,在会上他突然出手,制服了凯德立-博纳杜斯(文字之神迪奈尔的选民),并指控他与萨马斯特勾结,是龙巫教的内奸。这个变故太出乎意料,所有人都为之震惊,但很快,被制服者便承认了这一切属实。原来真正的博纳杜斯早在之前的一次战斗中被伏击杀死,之后出现的迪奈尔选民乃是龙巫教徒假冒。假冒者同时也承认是他袭击并俘虏了莱拉,但由于阴影镇防御严密,他没有机会将俘虏送给萨马斯特,一直还留在镇中。莱拉随后被凯尔本解救出来,但由于受伤严重,必须休养,肯定无法参加接下来对龙巫教的战斗了。

    “不对啊,那家伙抓到的莱拉不是假的么,真的应该在奥加莱斯手里。”

    琼恩暗中嘀咕着,却没有说出来,听梅菲斯继续说。凯尔本抓出了龙巫教内奸,救回莱拉,一方面鼓舞士气,同时缓和了与欣布等人的关系,另一方面也借机清洗,排除异己。一夜之间就初步完成了重新整合,然后决定就在今天下午三点,发动与萨马斯特的决战。

    终于要开打了吗?

    琼恩自语,不知为何心中却并不紧张,甚至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仿佛一件事情期待已久却迟迟不至,现在终于有了确切消息,无论是成是败,至少都算是面临了结了。

    “怎么打?”

    梅菲斯递过来一张纸,琼恩翻了翻,上面写得比较简单。首先是作战目标,凯尔本告诉大家,据可靠情报反映,萨马斯特掌握了一种名为“化身”的邪恶法术,它非常强大,甚至可以击杀神祗。龙巫教这次就是打算使用这种法术,向所有曾经与其为敌的神祗复仇。因此这一战的目标,就是要抢在萨马斯特完成“化身”之前阻止他。

    琼恩冷笑,“要么就是凯尔本的情报不实,要么就是他故意隐瞒——我相信是后者,”他说,“萨马斯特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什么复仇,而是为了和魔法女神再续前缘;至于具体的手段,则是以被俘虏的传道巫师为道具,使用‘化身’法术,强制巫师神圣者降临,将其击杀,从而能够取而代之。”

    他将自己这次去找凯瑟琳所了解到的情报讲了一遍,当然有些细节实在不方便说,就只好略过不谈了。大家听了,各有所思,气氛一时间有些沉寂。凛却是心思单纯,没有太多的想法,随手从琼恩手中拿过那张纸,看了几眼,突然叫了起来,“咦,为什么我和艾弥薇不在一起?”她不高兴起来,“不行,我不同意。”

    琼恩凑过来看了看。凯尔本所拟定的具体作战计划,是要求所有人各自准备,上午十一点半在晨曦神殿“玫瑰大厅”集合,兰森德尔的牧师会举行仪式,为出征者施加祝福。下午三点钟,阴影谷大贤者伊尔明斯特将会发动“守门人水晶”的力量,将第五秘器演化出的九层地狱封印冻结,然后兵分三路出击。一路是凯尔本率领他的直属部下进攻第七狱马拉多米尼,一路是风暴-银手率领竖琴手进攻第二狱迪斯,还有一路是欣布率领其他人员,进攻第六狱玛尔博吉。

    根据情报显示,龙巫教的主要基地就在这三处,其中第七狱马拉多米尼是萨马斯特亲自坐镇,另外两处分别由一位邪龙侍者带着一头龙巫妖,以及若干部下镇守。按照这份部署,琼恩等人会被打散开来。其中凛跟随在欣布身边,琼恩、梅菲斯则和凯尔本一起。至于珊嘉、莎珞克,没有被提及,估计凯尔本压根没把她们考虑在战力之内。其实莎珞克原本不算弱者,但这里被第五秘器演化成了九层地狱,位面法则压制之下,莎珞克的力量受到严重削弱,在阴影镇中还好些,因为有守门人水晶的保护;一旦出了阴影镇,脱离水晶的保护范围,只怕连个龙巫教的杂兵都难以应付。扎瑞尔、奥加莱斯也同样不在名单上,这个很好理解,凯尔本哪有资格对她们发号施令。

    “这是你老师的意思,”梅菲斯说,“本来是安排我们在一起的,但欣布女士强硬坚持,一定要你和她在一起,说她作为老师,要保证学生的安全。”

    琼恩抬起头,和梅菲斯对视了一眼。

    “那就这样吧,”琼恩对凛说,“你在你老师身边也确实比较放心,免得我们还要照顾你。”

    “谁要你照顾了!”凛不满地抗议。

    但梅菲斯也同意琼恩的意见,凛只好委屈地答应了。这时候莎珞克说话了,“那我和珊嘉姐姐呢?”

    珊嘉自然是留在阴影镇里,琼恩哪敢让她上战场,莎珞克负责保护她。对于这种安排,莎珞克无可无不可,珊嘉却不同意,“我当然要和我弟弟在一起。”

    若是别的事情,琼恩也就依了,但这次实在是不敢。阴影镇中未必安全,但毕竟远离战场中心,有奥加莱斯在,有莎珞克从旁协助,自保应该还是可以的。一旦出了阴影镇,卷入混战之中,那可就很难说了,这种层级的大战,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会安然无恙,任你是绝世强者,照样也有可能陨落,危险程度实在是太高了。

    “不行!姐姐你要留在这里。”

    琼恩态度非常坚决,无论珊嘉怎么说,他都是不同意。这种事情,其他人也不好插口,僵持了半响,珊嘉最终还是让步了,“那好吧,我在这里等你,”少女说,“但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安全回来。”

    “我保证。”琼恩立刻说。

    珊嘉点了点头,不再多说,带着莎珞克回到自己房间。

    琼恩继续研究作战计划,然后发现一个问题,“大贤者呢?”他问,“他用守门人水晶冻结领域之后,就不参战了?”

    “没办法再参战吧,”梅菲斯说,“我听说激发守门人水晶对巫师的负担非常重,大贤者年事已高,只怕......反正情况不乐观。”

    “哦。”

    凛要去找她的老师欣布,一个人先出门;琼恩和梅菲斯稍后出发,他们还要做一些准备工作,梅菲斯倒还罢了,琼恩是个巫师,倘若不把需要用的法术提前准备好,那就相当于战士扛着没有子弹的火枪上战场,属于自己找死。

    “多准备点防御法术,”梅菲斯说,“这一仗恐怕局面会很混乱,我不一定能顾得上你。”

    琼恩嗯了一声,“我知道,你也要小心。量力而行,不要太勉强。”

    “放心啦,我又不笨,”少女微笑,“而且我还藏了张底牌呢,自保总是没问题,不会有事的。”

    什么底牌?

    琼恩颇为好奇,但梅菲斯不说,他也就不再多问,自顾自地开始准备法术。

    *********

    “玫瑰大厅”位于阴影镇的东北角上,它是晨曦之神兰森德尔在阴影谷的唯一一座神殿,历史颇为悠久,最早可以上溯到九百多年前,不过曾经几度毁于战火,最近的一次是十六年前的“动荡年代”,邪神班恩与大贤者伊尔明斯特在此地展开一场恶斗,法术冲撞产生的爆炸将半个阴影镇夷为平地,晨曦神殿也未能幸免。战后兰森德尔教会募集巨资,在原址上重建了神殿。由于某位设计师的个人偏好,新神殿所有建筑的外墙全都由玫瑰色玻璃构筑,在阳光下折射出宛如晚霞般的绚丽色彩,算是阴影谷的名胜之一。

    正常情况下,这座神殿应当有神职人员大约八十余人,其中包括一名晨光圣使、二十余名高阶牧师、十余名圣武士以及其他成员。晨光圣使是兰森德尔教会中排序第二的神职人员,仅次于教皇,通常都是某一教区的领袖人物,或者资历深厚、功勋卓著的元老,一般不会超过十名,目前整个大陆的兰森德尔教会也只有六位。在诸神之中,晨曦之神兰森德尔和死神克兰沃并称是亡灵的两大克星,萨马斯特当年依仗龙巫妖,近乎无敌于天下,结果遇到兰森德尔化身临凡,顿时被打得灰飞烟灭,若不是预先留了一手,早就彻底完蛋了。提尔的圣武士,注重律法,讲求秩序,以打击邪恶为己任,以实际行动为标准,对于亡灵并无先天性的排斥,最多只是警惕;兰森德尔的神职人员,则普遍都会修习各种对抗亡灵的法术,可以说每个人都是兼职的亡灵猎手,琼恩还听梅菲斯说过,兰森德尔赐予其牧师的很多神术,都附带有额外的“压制亡灵法术”的效果,在诸神中也算是独一无二。如果玫瑰大厅的神职人员都在,这次对付萨马斯特就轻松多了。在对付亡灵这件事上,一位晨光圣使出马,胜过两三个选民,可惜前段时间,兰森德尔教会的高层不知做了什么决策,将各地神殿的精英分子抽调一空,不知所往。所以此时在玫瑰大厅中,除了一些见习生、侍从,真正的牧师仅有四个,为首的是一位副主教,名叫艾林,年龄大约三十五六岁,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皮肤白皙,看起来文质彬彬。琼恩听梅菲斯提及过,说这位艾林副主教擅长各种魔法机关的编织、建构和解析,在这个领域也算小有名气,但脾气有些古怪,不太容易打交道。

    好在琼恩也压根没打算去打交道。暗夜女神莎尔与晨曦之神兰森德尔,这两位一暗一光,属于死敌,正常情况下,琼恩这种阴魂城巫师、暗夜选民,压根不可能会进入晨曦神殿这种敌方大本营,那纯粹是找死。其实琼恩并不是莎尔选民,他也没这个自觉,问题是别人都这么认为,他也没办法。

    艾林是个文职人员,搞研究很擅长,上战场是不行的,所以他也没打算上战场,只是应凯尔本所请,提供一些后勤辅助工作。琼恩抵达神殿的时候,晨曦牧师们正在举行仪式,他们拿出一个半人高的巨大金杯,注满水,然后集体祈祷。具体详情,琼恩限于身份,不方便靠近围观,所以也未看得仔细。祈祷整整进行了两个小时,在下午一点半的时候,仪式结束了。牧师们拿出很多小的玫瑰色玻璃杯,将大金杯中的水分装其中,然后又拿出很多有红、黄、绿宝石镶嵌的护身符,一起递给每一位出征者。

    按照神殿的说法,这水和护身符都经过祝福,蕴含了晨曦之神赐予的神圣力量,能够有效地克制亡灵,对付萨马斯特和龙巫教确实很合适。凛好奇地尝了一口,表示还带点甜味。尽管如此,琼恩还是找借口拒绝了,他身上的邪神神力太多,万一和兰森德尔神力冲突起来,那就麻烦大了,这个风险没必要冒。

    待所有人都饮下圣水,佩好护身符后,晨曦牧师们再度开始祈祷。金色的光羽仿佛雪片,从大殿的穹顶纷纷洒洒地飘落下来,将在场所有人的皮肤都镀上了一层金色薄膜,令人感到温暖无比,无穷无尽的勇气、信心从心底涌出——除了琼恩,他早早地就避让开来,退出殿外。

    地面在轻微地摇晃,仿佛地震。这是一直隐身幕后的阴影谷大贤者伊尔明斯特开始出手,他激发了守门水晶的最大力量,甚至提前透支,然后一次性挥霍出去。冰蓝色的光芒从镇中螺旋形的灰黯高塔顶上迸发、扩散,转眼间形成汹涌澎湃的光之潮水,浩浩荡荡地向镇外四面八方涌去。

    “秘器的‘领域’被冻结了。”

    扎瑞尔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琼恩转过头一看,就见魔姬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身旁。她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的光潮,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像是在讥讽。“怎么了?”琼恩问,“有什么不对?”

    “没什么啊,一切正常。”扎瑞尔说。

    “真的?”琼恩怀疑地看了她一眼,总觉得魔姬在隐瞒什么,但知道追问也没有意义。“昨晚的事情是你干的吧?”他问。

    昨夜他明明和凛翻云覆雨,搞完前面又搞后面,醒来却发现枕边人是莎珞克。如果单纯只是认错了人,那也没什么,反正都是自己女人,偶尔搞错也无所谓,至少说明自己性功能正常。问题是琼恩看得很清楚,魅魔虽然是**的,却明显没有欢好过的痕迹。也就是说,从头到尾压根就是一场**而已。

    琼恩觉得自己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梦,被人影响的可能性很大。他虽然不是莎尔选民,但确实有影火在身,影火附带意志屏障的效果,让他免疫精神法术的袭击,按道理说,他不应该在无声无息之间就坠入梦境而不自知。当然,世界上没有绝对的防御,夜女士也不是至高无上之神,但即便只是莎尔的一点影火,能够打破它的人应该也不会很多,而其中最有嫌疑的显然是扎瑞尔。

    “嗯,怎么样,根据我的经验,做个美梦,醒来会格外神清气爽。”

    “谢谢,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做个试验而已,看看那个诅咒究竟能不能解。”

    提到“那个诅咒”,琼恩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也是早上醒来后才想起,自己中了维若拉的诅咒,只能和她一个人做爱,碰到其他女人就阳痿,这件事已经经扎瑞尔和莎琳娜反复验证过属实。所以如果昨夜只是搞错了人,琼恩会很高兴,但弄到最后还是一场幻梦,这就比较令人失望了。

    “我猜测那个诅咒的作用原理,是从精神上压迫,而非生理上限制,”扎瑞尔解释,“所以我想试试看,如果你忘记了‘自己被诅咒’这个事实,会不会就能摆脱其控制。”

    “你的意思是,因为我知道自己被诅咒了,所以那个诅咒就真的生效了;如果我不知道,或者遗忘了,那么它就有可能不生效?”

    扎瑞尔点头,“我是有这种猜测,不过从昨晚的试验结果来看,似乎没那么简单。即便我借助梦境让你暂时忘记诅咒,你还是没办法**。”

    这听起来真是让人悲伤。

    “好吧,我知道了,”琼恩无精打采地说,“总之就是失败了对吧。”

    “不要这么气馁,”扎瑞尔安慰,“任何技术的进步都是艰难而曲折的,需要不断的思索和反复的试验,每一次失败中都蕴含了成功的种子,每一次挫折中都孕育了前进的阶梯,有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达成最终目标。即便你在有生之年看不到理想结果,但你的贡献会被所有后人铭记的。”

    “算了,我这个人目光短浅,还是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不,最多一两年内——看到理想结果。”

    “一两年啊,这时间有点紧呢,那么我需要申请更多的研究经费,一间工作室,还要有个得力助手,嗯,比如凛就挺不错的。”

    不错个鬼,你这分明是假公济私。凛是个术士,施法能力是天赋而来,她自身又不算努力,这种人去做研究助手,不是搞笑么。

    “这你就不懂了,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凛不需要做研究,她只要负责让我每天保持心情愉快,就是最大的贡献了。”

    “......”

    沉闷的轰鸣声自头顶高空中传来,狂风卷着乌云,遮蔽了整个天穹。而在漫天乌云之中,银白色的电光游走环绕,形成三个巨大的漩涡。这是数名魔法女神选民联手构建的传送通道,让出征者直接前往目的地,免去路上的纠缠。第五秘器的威能之一,是在其领域内会从无到有,不断地诞生邪魔,而且随着时间推移,邪魔会不断进化、变强。阴影镇这边战力精强,数量却不多,倘若要一路平推过去,那就消耗太大了,也起不到突袭的效果。为了构建这三个通道,据说耗费不少,直接导致“七姐妹”中的几人无法参战,只能留在阴影镇中休养。

    魔姬踮起脚尖,在琼恩的脸颊轻轻印上一个淡粉色的唇印,“好啦,你该出发了,”她说,“一切小心,不要随便沾花惹草哦,否则我会嫉妒的。”

    琼恩一怔,“你不和我一起?”

    “当然不,我是女人,怎么能上战场呢,留在后方将家务事打理清楚,等待男人胜利凯旋,才是我的本分呀。”

    “......你到底想干什么?”

    扎瑞尔笑而不答,挥了挥手,“再见。”

    十几道银白色光柱自高空中落下,出征者依次走入其中,随着光柱冉冉上升,消失在漩涡之中。梅菲斯走出神殿正门,来到琼恩身旁,她朝扎瑞尔礼貌地点了点头,魔姬回报以微笑。一道光柱落下来,正在他们身旁,琼恩和梅菲斯走了进去,转眼间消失不见。

    *********

    珊嘉站在窗前,望着远处的高空,银白电光组成的漩涡通道渐渐收缩,最终消失不见。她一言不发,神情郁郁,仿佛在沉思。

    轻轻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怎么了,姐姐?”莎珞克问,“你在担心他?没事啦,那家伙狡猾得很,有危险肯定躲得远远的,不会有问题的。”

    珊嘉微微皱眉,“可是我总有种奇怪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珊嘉苦恼地摇摇头,“只是模糊的感觉。”

    “有没有问过老师呢?”

    “还是联系不上。”

    奥加莱斯如今是幽灵状态,寄居在《命运长夜》之中,通常是给珊嘉上课的时候才会出现,其他时间隐遁无踪,但珊嘉还是可以随时联系到她的。然而昨晚与琼恩谈过之后,奥加莱斯突然就“消失”了,连珊嘉都感应不到,只留下一道讯息,说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准备,让珊嘉自己多加小心,等待她的指令。珊嘉莫名其妙,但也只能照办。

    “那要么姐姐占卜一下试试看?”

    珊嘉跟随奥加莱斯学习,课程中当然包括占星术。奥加莱斯是顶级的大预言师,又是悉心教导,珊嘉学习得也很认真,虽然时日尚短,但造诣已经不低,只是缺乏经验而已。实际上,早在莎珞克提议之前,她就已经暗中占算过了。

    “我的能力还不够,占卜的结果很模糊,”珊嘉说,“但有一点却非常清晰,就是那个地方,”她指了指窗外的远处,“那个地方在我的占卜结果中出现过很多次,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好是坏,但肯定是一个关键点所在。”

    莎珞克顺着珊嘉的手指望去,她看见了一片建筑群,高低不一,但都有着玫瑰色的玻璃外墙“晨曦神殿?”

    “嗯。”

    “那里会有什么事?”莎珞克不解,但她想了想,“既然如此,我们就去看看好了?”

    “去看看?”珊嘉有些犹豫。

    “嗯,与其在这里担心,不如做点事情。既然有这个线索,那就去试试看,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呢。”

    珊嘉被说服了,“那好,我们现在就去。”

    ******

    珊嘉是莎尔信徒,莎珞克更是个邪魔,是肯定不受晨曦之神的教会所欢迎的。想要像普通游客一样去参观神殿显然不现实,更何况在这种非常时期,所以从一开始,她们就没打算从正门进去,而是秘密潜入。这种事情,珊嘉不擅长,莎珞克却是精通无比,在她的引导之下,两人很快就穿过神殿的外围地带,进入核心区域。

    晨曦神殿占地颇广,其外围倒还罢了,核心区域都是有严密的魔法防御重重笼罩,层层守护,配合上守卫的神职人员,仿佛一座军事堡垒,正常情况下,珊嘉和莎珞克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潜入。但诡异的是,两人一路行来,虽然有些曲折,却始终没有遇到什么真正的阻碍,这不禁让珊嘉有些心头不安,怀疑是否落入了什么陷阱。她也知道晨曦神殿的主力部队前不久被调走的事情,留守人员并不多,但连牧师、侍从、见习生在内,二十来个人总还是有的,所以进来半天了,一个守卫都碰不到,这就有些蹊跷;而且那些魔法陷阱、神术禁制,明明是存在的,却基本都处于“停滞”状态,有的甚至已经被人提前破坏,这就更奇怪了。

    “怎么办,姐姐?”莎珞克明显也发现不对劲,“要不要先回去,这次就算了?”

    珊嘉咬了咬嘴唇,摇摇头,“既然已经来了,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她说,“总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说。”

    她性格外柔内刚,平素温和,真到了要决断的时候,反而愈加坚持,甚至有点认死理。莎珞克自然听从她的意思,两人继续前进,悄悄穿过一处回廊,前面突然传来说话声。

    那是两个年轻人,从服饰上可以看出他们是这座神殿的见习牧师,正坐在长椅上高谈阔论,兴致勃勃。珊嘉和莎珞克悄悄靠近,直到可以听清楚他们的谈话内容。“艾林先生的这个构思实在精巧,”其中一位脸上有雀斑的见习牧师赞叹着,“但总觉得很可惜啊,这样一来,圣物就彻底毁掉了。”

    “黎明之石本来就无法取回了,”另一位棕色头发的见习牧师说,“牺牲掉一件圣物,换取龙巫教这个大敌的覆灭,还是很划算的——而且你真正可惜的,其实不是圣物,是那位圣武士小姐吧。”

    雀斑牧师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

    “梅菲斯小姐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佳人,”棕发牧师说,“美丽、聪明、善良,而且学识渊博,简直是完美无暇,我相信即便天使也不会比她更优秀。任何男人见到她都会心生爱慕,这是很正常的,但她终究是邪神之女啊。”

    “那只是个谣传吧,”雀斑牧师辩解,“如果她是邪神之女,怎么会成为律法之神的圣武士呢。”

    “不是谣传,”棕发牧师说,“我听我叔叔说过。”

    “是吗,那可真是不可思议,”雀斑牧师仿佛难以置信地摇摇头,“莫非正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艾林先生才......”

    “那倒不是,或者说,没那么简单,”棕发牧师说,“之所以这么做,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解决龙巫教,其他都只是附带而已。”

    “但这样真没问题吗?”雀斑牧师犹豫地说,“即便她是邪神之女,她毕竟也是律法之神的圣武士。我们这么做,将来要如何解释?”

    “牺牲她一个人,换取全局的胜利,这有什么问题?如果她真的是一位圣武士,那么理当早有此觉悟吧,”棕发牧师说,“而且如果此战不胜,我们只怕全都难逃一死,也就不需要向谁解释什么了。只有先获得胜利,才有资格去考虑如何善后的问题。”

    雀斑牧师沉默了片刻,点点头,“你说得对。”

    接下来两人又交谈了一会,主要是在猜测这一战的结果,意见不完全一致,但有一点是共通的:从语气中判断,他们对副主教艾林准备的那个秘密杀手锏都非常有信心,认为只要能够成功使用,萨马斯特和龙巫教肯定无法抵挡。又过了一会,远处的钟声响起,应该是到了祈祷时间,两人便匆匆离去。

    珊嘉和莎珞克从藏身处走出来,看着两个见习牧师的背影。“接下来怎么办,姐姐?”莎珞克轻声问。

    “去拜访一下那位副主教艾林先生,”珊嘉说,“我对他那什么精巧构思很有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