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2014-11-3
    要了结眼前这桩事并不容易,至少在琼恩的预计之中是如此。

    先用魔犬分散泰拉斯奎的注意力,尸蛇黯影乘其不备偷袭,一举将其制住。到目前为止,龙巫教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局面仿佛已经尽在掌握之中。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仅仅如此的话,一切并无任何意义。

    萨玛斯特的目标,并不是制服泰拉斯奎,而是要对它进行开颅手术,取出“脑垂体腺皮”——话说这“脑垂体腺皮”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长什么样子,琼恩完全没有概念。可以理解,他以前是文科生,生物学得不好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但有一点他是很清楚的:泰拉斯奎的脑袋,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敲开。

    作为一只怪兽而言,泰拉斯奎非常之著名,它拥有多项冠军头衔,保持多项世界纪录,包括但不限于:体积最大(所有的资料记载中,对它的形容都是“高逾山岳”、“远超巨龙”),胃口最好(泰拉斯奎从不挑食,无论是动物是植物是有机物是无机物它统统都吃,最高纪录是一次吞吃了一座城镇的所有居民和建筑),睡眠质量最佳(巨龙冬眠至多几十年,泰拉斯奎经常一睡就是数百年),族群规模最小(这世界上有且仅有一只泰拉斯奎),等等等等,以及最关键的特征——最结实,最耐打。

    传说在遥远的上古之时,光暗初分,天地新辟,四大元素之神自混沌虚无中苏醒,降临凡间。每位元素神都认为自己才是物质界的真正具现,为此争执不下。最后,风元素神阿卡狄提议由每位神明分别创造一个生物,任其自生自灭,看谁能够永存世间,即为胜者。这个提议被其他三位元素神所接受,于是土元素神古兰巴走到群山之中,制服了一头剑龙(某种已经灭绝的上古生物),将一点“源土”注入其中,泰拉斯奎巨兽就此诞生。

    众所周知,在构成这个物质世界的四元素中,土元素最为迟钝笨拙,同时最为浑厚凝练,它的自身结构超级稳固,因此对外来干涉的抵抗力极强,无论是物理攻击还是魔法侵蚀,都很难影响到它。巫师制作的魔像,之所以既结实抗打,又不惧魔法,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使用土元素做驱动核心的缘故。泰拉斯奎作为土元素神的造物,在别的方面本事都是平平,唯独在“防御力”一项上堪称登峰造极,那副覆盖全身的土黄色甲壳坚固如精金,刀剑难伤,又能抵抗并反弹一切魔法。面对这种对手,琼恩自度是束手无策的,他实在很好奇萨玛斯特到底有什么神妙手段,能够打破这个超级铁乌龟的防御壳。

    “哦,也没什么特别方法,”面对琼恩的疑问,阿尔盖申回答,“就是用魔法把它的脑袋砸开就是了。”

    “用魔法?”

    “自然,我们是巫师,不用魔法用什么,难不成学那些蛮子抄斧头上去砍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然而问题在于……“泰拉斯奎不是能免疫一切魔法吗?”

    “免疫一切魔法的说法,未免夸大其词,即便是诸神也不敢如此自诩吧。说到底,它也不过就是个野兽而已,”阿尔盖深说,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当然了,寻常的法术,也确实奈何不了它就是。”

    言下之意,接下来你们要发动的魔法很不寻常了?那我可真是拭目以待。

    阿尔盖深又笑了笑,不知道为何,琼恩总觉得他的神情很诡异,如果要形容的话,大约就是“鬼气森森”,让人心中禁不住地直冒寒气。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这家伙原本就是个巫妖,现在这副人类躯壳不过是假象而已,作为一个亡灵,笑起来充满鬼气,那是很正常很合理的事情,没什么好奇怪。不过话又说回来,莉法尔同样也是亡灵啊,笑起来就那么甜美可爱,阳光灿烂。人和人——哦,是亡灵和亡灵——之间的差距,为什么就那么大呢。

    算了,一个是中年大叔,一个是美少女,原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与其纠结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还不如琢磨去哪里找一颗完好无损的密瑟能核,创建起属于自己的浮空城,这可是他当日在烛堡对莉法尔的许诺,如果能够做到的话,让这位美丽的吸血少女加入**也未尝没有希望吧。

    琼恩在那里思维发散,浮想联翩,阿尔盖深自然不可能知晓,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山崖边,然后从袖中取出一本书来。泛着白森森微光的封面,像是用无数细小的骨骼拼凑嵌合而成,浓重粘稠到近乎实质的血腥气,从书中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琼恩不小心吸到一口,顿时胃中一阵翻江倒海,险些当场呕吐,他赶忙屏住呼吸,拉着扎瑞尔挪开几步,躲到了上风处。就见阿尔盖深将书翻开到某一页,伸出右手食指,长而尖锐的指甲在上面快速潦草地划了几下,像是写字,又像是绘图,由于距离远了点,琼恩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能猜测是在勾勒某种符文。

    然后,天色突然间暗了下来。

    “翡翠之境”是精灵巫师以秘法创造出的虚幻空间,本应是一处永远风和日丽的安详所在,然而阿尔盖深不知施展了什么法术,让它的环境都发生了改变。大片大片的乌云被无形的力量推动着,以极快的速度自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瞬间将太阳完全遮蔽,只在云层间隙透下丝缕微光。沉闷的轰鸣声在头顶响起,越来越大,越来越响,震耳欲聋,琼恩抬头望去,只见高空中原本太阳所在的位置,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椭圆形的黑洞,不断地转动着,仿佛一颗巨大的眼睛,正冷冷地凝视凡间,轰鸣声便是自黑洞中传出。

    他凝神辨识着这突然出现的黑洞,然后倒吸了口气。“元素位面通道?”巫师有些不敢确定地问扎瑞尔。

    “嗯,通往风元素位面,”魔姬回答,“看来是准备借助元素相克的特性。”

    琼恩脸色微微一变,“源风?”

    四大元素中,土元素与风元素是完全对立的,土最稳固凝聚,风最变幻莫测,彼此间难以共存。泰拉斯奎可以视为近似土元素的存在,既然如此,利用风元素来破坏它,确实是一种正确的思路。只是很多时候,思路正确,不等于方法就一定可行,还要考虑到彼此之间的力量层级差距问题。就像用水来灭火,自然属于思路正确,但要以为杯水就可以灭车薪,那便纯属脑袋坏了。

    在历史上,泰拉斯奎曾经多次为祸凡间,也不乏有人想到利用元素相克的特性,借助风元素的力量来对付它,但这些尝试无一例外都失败了。最终,人们意识到:泰拉斯奎是土元素神的造物,其体内蕴含的力量,乃是土元素本质的具现,除非驱使操控同等级的风元素本质(源风),是没办法真正对它造成伤害的。

    这些知识连琼恩都知道,萨玛斯特不可能不清楚,老巫妖是精神不正常,但智商肯定没问题,他应该不会做无用功。如此说来,高空中这个通道所通往的,难道就是风元素位面的核心?接下来要从这个黑色巨眼中涌出的,就是传说中能将世间万物化作微尘的“源风”?

    琼恩警惕着,暗中开始准备用于逃脱的魔法。尽管如此,他觉得可能性并不大。

    众所周知,元素本质不是那么容易驱使操控的。

    四大元素的本质——它们被分别命名为源土、源水、源火和源风——存在于元素位面的最核心处,被认为是一切物质的起源,有说法称它们就是四大元素神的神力具现,类似于银火、影火、月髓之类的存在,甚至更加危险。按照通行的魔法学理论,除了相对应的元素之神,元素本质是无法被他人所控制的。就琼恩所知,在耐瑟瑞尔帝国的历史上,曾经有一位名为布兰德的大奥术师,他潜心钻研数十年,终于打开通往火元素位面核心的通道,打算借助“源火”来塑造一个法术,结果失败了,大奥术师和他的学生们当场死亡,烈火疯狂蔓延,在几分钟内扩散到整个浮空城。源火无物不焚,无法熄灭,不断扩散,闻讯赶来的大奥术师们无计可施,最后只能联手打开位面通道,将已经被烧成灰烬的浮空城扔进火元素位面,才算是勉强平息了这场灾难。当日在坠星海底,奥嘉莱斯的浮空城中,安博里被阴魂城诸人围攻,走投无路之下,打开了通往水元素位面核心的裂隙,她是海神,在“水”之领域的掌控能力堪称登峰造极,但即便是她也无法控制源水,只能用来同归于尽。萨玛斯特诚然是著名大巫师,魔法史上不世出的天才,但要说他胜过耐瑟大奥术师和海神,强大到能够控制元素本质,未免太过夸张。退一步说,即便萨玛斯特有这本事,但他如今又不在场,刚才施法的是阿尔盖深。这两年在外闯荡,冒险经历也算丰富,琼恩自己更是凝成真名的高阶巫师,基本眼光还是有的。以他看来,阿尔盖深确实是个很强的巫师,但也仅仅就是“很强”而已,比自己高明一些罢了。若说阿尔盖深有能力打开通往元素位面核心的通道,琼恩是决然不信的。

    扎瑞尔仰面看着空中的黑色巨眼,仔细观察着,过了几秒钟,她摇摇头,“是通往风元素位面的深处,但不是核心,”魔姬说,“不会出现源风。”

    “唔。”

    琼恩当然相信扎瑞尔的判断,尽管被封印数百年,力量严重削弱,但她毕竟曾经是君临第一层地狱阿弗纳斯的大魔鬼,堪与诸神相提并论的存在,眼光见识绝对可靠。而且这也印证了自己的推测,阿尔盖深不可能有这个本事。

    那么问题又绕回来:他到底想干什么?既然不是“源风”,对泰拉斯奎应该是没有意义的吧。

    琼恩正迷惑不解,却瞥见魔姬脸上的神情若有所思。“怎么?”他低声问,“你想到什么了?”

    扎瑞尔稍稍沉吟,“那个胖子,”她用眼神示意站在对面山坡上的马立克—纳瑟,“你说他是‘希瑞克’的选民。”

    “是啊。”

    “希瑞克是巴尔的继任者,对吧。”

    “唔,算是吧。”

    严格来讲,扎瑞尔的说法其实是不准确的。希瑞克本是凡人,动荡年代后成为神祗,同时继承了死亡三神的神位,一度凌驾于诸神之上。后来由于克兰沃崛起,夺走了“死亡”神位,班恩又重新复活,取回原属于他的部分神职,希瑞克力量大削,如今其所执掌的,大部分是原属于巴尔的权能,但并不完全相同,还是有不少差异的。不过这些变动都是在近十几年内发生的,扎瑞尔一直被封印着,对此自然一无所知,只是在刚才来这里的途中听琼恩简略说了说。琼恩当年在阴魂城读书的时候宗教学就不及格,也就是这两年和梅菲斯在一起,才算补了点课,时间又紧急,哪有功夫详细解释,连累魔姬也跟着犯错。不过其实如果不过分计较细节,说希瑞克是巴尔的继任者,马马虎虎也是可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魔姬说,“他要用斩灭生机之剑——这么做的话,还真有可能成功。”

    “嗯?”

    琼恩依然一头雾水,所谓“斩灭生机之剑”又是个什么鬼东西?正想让扎瑞尔进一步解释,却见她摆了摆手,示意别说话,“注意看,”魔姬低声说,“开始了。”

    什么开始了?

    琼恩虽然不解,还是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天空中的椭圆黑洞已经停止了旋转,轰鸣声也降低许多,却变得更加清晰。猛烈的风从黑洞中涌出,轰隆隆地呼啸着,但并不向四处扩散,而是凝聚成扭曲的螺旋形,远远望去,仿佛一条透明巨蛇正自黑洞中蜿蜒游出,垂挂天际,向地面扑了过来。

    一个肥胖的身影迎了上去。

    希瑞克选民马立克—纳瑟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什么似的,脚下一步一步,行走在虚空之中。他的速度并不快,步伐之间却有一种奇特的韵律,让人看见就难以将视线移开;黑色的雾气自选民的体内涌出,蒸腾缭绕,包裹着他,让他的身形变得若隐若现,看不分明。飓风凝聚成的螺旋之蛇呼啸着,朝他俯冲下来,马立克不躲不闪,登时被一口“吞噬”进去。在飓风内部,猛烈的气流转动着,撞击着,仿佛无数个巨大的磨盘在互相挤压,转眼之间将这名希瑞克选民碾成了血肉碎末。

    然后,低沉的声音自飓风螺旋的中心清晰地传了出来。

    “我是这世间一切的主宰。”

    那个声音如是宣告说。

    “在上者,是我命令它在上;

    居下者,是我命令它居下;

    列前者,是我命令它居前;

    处后者,是我命令它处后;”

    声音很轻,仿佛在自言自语,却令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它语气平淡,像是在陈述众所周知的事实,但其中的自负与狂妄显而易见。

    “唯有我看见的,才是存在;

    唯有我触摸的,才是真实;

    唯有我书写的,才是至理;

    唯有我许可的,才是自由;”

    声音渐渐变得高亢,变得尖锐,夹杂着金属摩擦般刺耳噪音;与此同时,暗红色的光芒自飓风内部透出来,越来越亮。

    “我是生之终结,死之肇始;

    我是超越万物,无上神圣;

    我是自有而永有,自在而永在;

    我是永恒。”

    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吐出,铺天盖地的暗红强光自飓风中爆发出来,仿佛潮水般席卷整个翡翠之境创造出的虚幻空间,转眼间将天地间染成了血色一片。琼恩下意识地闭上眼,半秒钟后再度睁开,然后他看见飓风螺旋消失了,在它原本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长剑。

    那是一柄灰白色骨制长剑,剑身既细且窄,平滑的锋刃上泛着暗红血色。在剑身与剑柄相联接的护手位置,嵌着一枚黑漆漆的骷髅头骨。没有任何人掌握,它就那样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纹丝不动。不知是否错觉,但当琼恩注视它的时候,剑柄上的骷髅眼眶中突然泛起深紫色的光芒,闪了一闪。

    毫无预兆地,琼恩陡然感觉到一股凌厉无比的刺骨寒气迎面压迫过来,蕴含在其中的“恶意”浓重得近乎实质,令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全身毛发根根悚立。危险的气息是如此的清晰而强烈,让琼恩感觉自己像是正在被一头上古巨龙盯住,然而他却奇怪地感觉不到半点畏惧之意,反而有种狂躁的兴奋感自内心深处涌起。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巫师往前重重踏上一步,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吼叫声,他在跃跃欲试,像是要向半空中的骨剑发出挑战。

    “啪!”

    脸颊上传来一声脆响,伴随着轻微的疼痛,琼恩怔了怔,清醒过来。“没事吧。”扎瑞尔在身旁轻声问。

    “没事。”

    琼恩深吸口气,定了定神,再度望向空中,正看见那柄骨剑的剑刃上光芒四射,朝着被黯影尸蛇死死缠住的泰拉斯奎的头部刺下来。

    喀嚓!

    巨兽在传说中能够抵挡精金刀剑的甲壳脆弱得仿佛薄纸,琼恩只听得一声隐隐约约的轻响,泰拉斯奎的头盖骨被刺出一个碗口大小的锥形深洞来,能够看见有白色的浓稠液体在颅内翻滚着,仿佛沸腾开水,却不涌出。受伤的巨兽猛烈挣扎,怒声吼叫着,却始终无法挣脱尸蛇的束缚。

    一击奏功,骨剑随即崩散,化作无数碎光散去。与此同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阿尔盖深已经瞬间传送到了泰拉斯奎的上方,“兰尼斯特先生!”他高喊。

    琼恩应声发出一道黯影射线,准确地击中了怪兽头部被骨剑刺穿的伤口,正在剧烈沸腾的脑浆在刹那间平息下来。阿尔盖深伸出右手,迅捷无比地插入泰拉斯奎的脑浆中,然后缩回。下一瞬间,他传送回琼恩身旁,摊开手,魔法虚构出的肌肉已经被尽数销蚀,只余森森白骨的掌心之中,一枚浅黄色,弹珠大小的球形物体正在滴溜溜地转动着,泛着微光。

    “拿到了?”琼恩饶有兴致地看着那枚黄色球体,“这就是那什么脑垂体腺皮?”

    “是脑垂体。”阿尔盖深纠正,小心翼翼地将它放进一个事先准备好的金属盒内,“万分感谢你的帮助,”他说,“如果没有影火,还真取不出这东西。”

    琼恩微微点头,没有接话。

    他和萨玛斯特之间论交情基本谈不上,要说仇怨倒是有份,当日在深渊断域镇一战,琼恩勾结欣布,让老巫妖很是吃了些亏。萨玛斯特显然不是那种心胸宽广的人,这点从他过往的经历中就可以得知,他之所以现在还对琼恩客客气气,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凯瑟琳的缘故,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琼恩手中掌握着影火。

    要想取得泰拉斯奎的“脑垂体”,必须要借助影火。

    “话说,是‘必须’要借助影火吗?”琼恩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阿尔盖深,“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途径了?”

    “或许有吧,”阿尔盖深说,“但我们目前只知道这一种方式。”

    “那么有件事我不太明白,”琼恩皱眉,“既然影火是取得脑垂体的必备前提,那你们不应该早就来找我吗?”

    影火是莎尔的神力具现,只有女神本人或者其选民可以使用。请夜女士临凡亲自出手显然不现实,而就目前为止,已知的莎尔选民也就琼恩一个,至少在外界看来是如此。萨玛斯特想要实现其计划,按照正常逻辑,应该早早来找琼恩才对,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事到临头才匆忙布置。倘若琼恩不是因为梅菲斯的缘故,恰好闯进了“封绝”之中,老巫妖之前的所有筹划,岂不尽数卡壳,付诸流水了么,这也未免太冒失了吧。

    “说到这个,确实很惭愧,是我们的情报工作出了点问题。”

    阿尔盖深解释说,根据龙巫教之前得到的资料,昔日发明“化身”法术的那位大奥术师,乃是借助邪神的力量强化风元素,成功为泰拉斯奎进行开颅手术,取得脑垂体。既然有成功案例在前,萨玛斯特于是依样画葫芦,找到了希瑞克的选民马立克—纳瑟帮忙,本以为万无一失,不料真打起来才发现出了问题。轰开巨兽的脑袋确实是办到了,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将脑垂体取出来,白白忙活了半天。

    “幸好,我们随后又获得了更准确的资料,得知只有夜女士的影火才能克制泰拉斯奎的再生能力,将脑垂体分离下来,”阿尔盖深微笑,“更幸运的是,兰尼斯特先生恰巧也在此地,并且愿意慷慨相助,可见运气最终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琼恩瞥了他一眼,心中微微冷笑。“所谓‘更准确的资料’,你们从哪里得来的呢?”

    “这个……”阿尔盖深欲言又止。

    “是阴影镇吧?”琼恩直截了当地说。

    第五秘器封绝天地,演化幽冥,创造出这独立于物质界之外的虚拟空间,掌控者乃是“黑暗凤凰公主”凯瑟琳。魔法女神的选民们也罢,龙巫教也罢,如今都是被封锁在这里,无法自由出入。萨玛斯特在初次失败之后,立刻获得新的资料,其最有可能的来源,自然就是阴影镇了。

    既然琼恩猜出,阿尔盖深便也不否认,“是的,”他说,“阴影镇里有我们的朋友。”

    “可以想象,”琼恩说,“是哪一位呢?或者是几位?”

    “这你恐怕要去问萨玛斯特先生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琼恩耸耸肩,“那算了,”他说,“我和他没共同语言。”

    阿尔盖深哈哈笑起来。

    龙巫教埋伏在阴影镇里的间谍到底是谁,琼恩其实还是挺有兴趣的,但既然阿尔盖深不肯透露,那也就罢了。比起这个,他更想知道的,是萨玛斯特许诺的报酬何时能够兑现。

    “我刚才已经向总部传讯,让他们将维若拉小姐送到凯瑟琳小姐的住处,”阿尔盖深说,“半小时之内肯定会送到,请放心好了。”

    送货上门?这个我喜欢,不过包邮么?

    “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你们的工作效率这么高,倒是真让我有些出乎意料。”

    “那自然,作为大陆著名的资深教会,我们的宗旨就是诚实守信、廉洁高效——这是长久发展之道嘛。”

    “……”

    琼恩没有扎瑞尔那样看透人心的本事,分辨不出阿尔盖深到底是在认真陈述,还是在开玩笑,不过这些反正也都不重要了。既然此间已经事了,那还在这浪费时间做什么,早点打道回府吧。不过这“翡翠之境”规模虽小,却也是高等精灵巫师创造出的独立空间,不是任何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琼恩等人进来的时候,是由龙巫教的几名巫师借助一个宝物,联手布置魔法阵,暂时打开空间通道,如今要出去,也得如法炮制,再来一次。阿尔盖深点点头,挥手招来属下,命令他们去构建魔法阵。“稍待片刻,很快就好,”等属下都离开后,阿尔盖深说,“另外,我有个问题,趁现在闲暇,不知可否指点一二?”

    琼恩耸耸肩:“请讲。”

    “我想请教,”阿尔盖深慢慢说,“你对眼前这场战事的前景,是怎么看的。”

    琼恩怔了怔,他本以为对方想问的是有关“命匣破碎术”的事情,毕竟奥沃的这个发明太过强力,对于全天下的巫妖们而言都是福音,阿尔盖深作为巫妖,理当也不例外,没想到猜错了。“这场战事的前景么,似乎没有多少悬念吧,”琼恩说,“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你们都已经占据了明显的优势,如今关键施法道具也已经到手,胜利指日可待啊。”

    “哦。”

    “不是吗?”琼恩反问,“那么你的预测又是什么呢,我洗耳恭听。”

    阿尔盖深摇摇头,“我不喜欢做预测,尤其是我自己参与其中的时候,”他说,“结果应该是自己努力奋斗去争取、去创造的,而不是预测出来的。”

    ……喂喂,你一个邪恶巫妖,说这么励志的话,不觉得很违和吗。

    “那么你所希望的、自己创造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呢?”

    巫妖的脸上又露出那种鬼气森森的笑容,“我想,或许和你一样吧。”

    “和我一样?”琼恩皱眉。

    “是啊,”巫妖轻声说,“我们志同道合,兰尼斯特先生。”

    志同道合你个头!我这种爱、善良与正义的使者,怎么会和你一个邪教大头目志同道合?别说大家今天初次见面,还不是很熟——就算是很熟,你这么乱说话我也一样要告你诽谤啊。

    “如此说来,阿尔盖深先生是打算转投阵营?”琼恩试探说,“我倒是可以帮忙代为转达你的心意,相信凯尔本先生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倒不用,”巫妖也笑了笑,“好吧,”他说,朝远处看了一眼,“传送通道已经准备好,我就不多耽搁你的时间了。不是有句话说么:春宵一刻,价值千金——我的薪水不高,可赔偿不起呢。”

    巫妖哈哈大笑着,伸出左手和琼恩用力地握了握,示意告别。

    在下一秒,黑色的空洞在面前突兀出现,急速扩大,形成一道传送门。“走了。”琼恩招呼扎瑞尔,却发现身后没有人,四处一看,就见扎瑞尔正和那位纳瑟先生站在一起,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

    “你们在谈什么呢?”扎瑞尔回来之后,琼恩好奇地问。

    “随便聊聊,交流一下今天的天气。”

    “......今天天气真好啊。”

    一个魔姬,一个邪神选民,凑在一起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事,琼恩想了想,既然扎瑞尔不愿意说,他也就不追问了。阿尔盖深启动传送门,黑洞转眼间将三人都吞噬进去。短暂的晕眩之后,琼恩发现阿尔盖深已经不知去向,而自己和扎瑞尔则正站在一片冰原之上,呼啸的寒风夹杂着大片大片的雪花,从暗青色天空中飘落下来。灰色的城堡静静矗立在前方,距离并不远,已经能够看清它那用各种几何图形乱七八糟堆砌而成的镂空城门,其中有些空隙大得足以直接钻进一头牛。能够设计出这样既不实用、更缺乏美感的城门的人,自然非卡尼亚(第八层地狱)现任大公爵,向来以“艺术家”自诩的墨菲斯托菲利斯莫属了。

    这是墨菲斯之城——当然,准确地说,是其在“封绝”中的投影,是九层地狱中唯一能够看见星空的地方,凯瑟琳便暂居于此。

    “你进去见姐姐吧,我在外面等你。”扎瑞尔说。

    她转身欲走,却被琼恩一把握住手腕,“别这样,”他半开玩笑地说,“虽然不算绅士,但总是让女人在冰天雪地里等我,这种事情太恶劣了,我可干不出来。”

    “不好吧,”扎瑞尔说,“姐姐一直不是很喜欢我。”

    这已经是扎瑞尔第二次告诉琼恩说“凯瑟琳不喜欢她”了,琼恩不由得有些好奇。“为什么呢?”他问。

    “你觉得呢?”魔姬反问。

    然后琼恩立刻意识到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

    扎瑞尔自称是琼恩的女友,而据她的说法,凯瑟琳是琼恩的姐姐兼女友——也即是说,这两人是情敌。情敌之间互相排斥,原本就是很正常很合理的事情。

    “纠正一下,是姐姐不喜欢我,我是非常喜欢并且尊敬姐姐的,所以不存在什么‘互相排斥’的说法。”

    明白了,是单方面排斥。话说回来,你们的关系和位置,很类似于珊嘉和梅菲斯啊。但我为什么也没发现珊嘉和梅菲斯敌视彼此呢,她们不是相处得挺融洽么。

    “相处融洽?你确定这不是你的幻觉?”

    “……或许吧。”

    琼恩当机立断,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和我一起进去吧,”他坚持,“我和她谈谈,我相信她会改变看法的。”

    “你错了,”凯瑟琳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我不会的。”

    “……”

    幸好,凯瑟琳的下一句话解除了琼恩的尴尬,“带她一起来见我吧,”少女说,“我正有些事情要问她。”

    “哦,好。”

    片刻之后,琼恩和扎瑞尔见到了凯瑟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