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阴影谷篇 第九十三节
    “种子?”琼恩没有听明白这个词,“什么种子?”

    “就是一点影火。”扎瑞尔解释。

    神明的神力在物质界出现,会具现成各种形态,最著名的自然是银火。因为魔法女神的选民数量最多,名声最响,银火也因此广为人知,影火则是莎尔的神力具现。邪魔既不可能成为神明的选民,更没办法作为圣者降临的容器,所以正常情况下,邪魔与“神力”是无缘的。但莎尔却使用了某种方法,通过莎琳娜巧妙地将影火渗透潜藏到扎瑞尔体内,这就形成了所谓的“种子”。

    “那这颗种子有什么用呢?”

    “最理想的状况,自然是藉此能够控制我;退一步说,也可以窃取我的部分力量。”

    诸神的神力之中,影火最具隐蔽和侵蚀性。扎瑞尔被封印三百多年,力量衰弱到了极限,火元素剑刚刚拔出的时候,她几乎连形态都无法维持,不得不立刻吞噬凡人以自固——而这一切正落入莎尔的计算之中。扎瑞尔吞噬了莎琳娜,同时将莎尔预先埋伏的影火也随之吸收,影火进入魔姬体内后,就像一颗种子入土,生长发芽,渐渐便能与宿主融为一体,逐步成长,甚至有可能反客为主,取得主导权,从而让莎尔能够控制魔姬。

    这个计划的巧妙之处在于:扎瑞尔即便当时就能看破莎尔的用意,依然也无计可施,必须吞下这枚诱饵,因为她别无选择。而一旦让影火进入,再想将它驱离可就难了,在力量没有恢复到一定程度之前是做不到的。恢复力量需要很长的时间,影火就可以借此机会侵蚀、盘踞,不断壮大,就算扎瑞尔最后将它强行“切割”下来,也会元气大伤,而莎尔则能借此取得魔姬的很大一部分力量。

    “这么说的话,你现在岂不是很麻烦。”

    “那倒也没有,”扎瑞尔说,“莎尔的计划很完美,但却还是存在一个漏洞——或者说,她最初设计的时候,没有预料到会出现‘第五器’这个变数。”

    扎瑞尔发现自己中了莎尔的暗算后,立刻进入了第五秘器。她是魔鬼,要想尽快恢复力量,最适合的环境自然是地狱,但真正的地狱又回不去,回去就是自投罗网,拜尔正迫不及待地想要取而代之呢。第五秘器的领域则不同,它借用九狱之主的力量,暂时模拟出地狱,对扎瑞尔的力量恢复同样大有裨益,却又没有拜尔,实在是再理想不过了。

    据魔姬估计,在这样的环境里,大约再过四到五天时间,她就能够恢复到以往全盛状态的三成水准,届时便可以强行将影火驱离。因为时间很短的缘故,影火还没来得及真正和宿主深度融合,扎瑞尔虽然还是会因此损失一些力量,不过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而对于莎尔来说,因为第五秘器的阻隔,她未必能在第一时间将扎瑞尔分离出来的影火收回——倘若不能的话,那么她不但不能从中获益,反而会有损失了。

    原来如此,琼恩心想,他现在完全明白过来,知道莎尔昨夜梦中所说的“礼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莎尔冒充扎瑞尔的名义与莎琳娜开始接触是在十年之前,也即是说,这个布局是在十年前就开始了。当时莎尔显然不可能预料到早已失踪数千年的“第五秘器”,恰好就在此时重现人间,这就导致原本完美的计划产生了破绽。但“计划”这种东西原本就是如此,提前写就锦囊妙计,一丝不易遵照执行,那是小说,不是现实,现实中绝没有这种算无遗策的妖人,只有随机应变的智者。假设琼恩是莎尔,在知道第五秘器的消息后,无非面临如下两种选择:或者放弃计划;或者继续实施,并做一定的修正。放弃计划的话,固然稳妥,却显得过分消极,等于这十年的布局作废,前期投入成本完全付诸东流。相比起来,修正计划,继续实施,才是正确的选择。

    具体的修正计划,就是把那颗“种子”作为礼物,送给琼恩。

    扎瑞尔虽然能够借助第五秘器快速恢复,比预计更早地分离影火,但还是会因此力量受损的,只是相对原本更恶劣的情形,显得可以勉强接受罢了。莎尔则被第五秘器阻隔,未必能及时收回影火,等于不但没有收益,反而有损失。这是两败俱伤的“双输”结局,但有了琼恩,一切便又不同——因为他可以替莎尔收回影火。

    借助萨玛斯特发明、阴魂城改良的“深度暗示”技巧,琼恩可以吸收并融合神力,这点已经有多次成功的先例在。他直接将影火收回,扎瑞尔就没必要强行分离,自然求之不得;而对于莎尔来说,影火给了琼恩,总比浪费掉强,相对也可以接受。而且琼恩这份礼物也不是白收的,他要帮莎尔干掉三五个魔法女神的选民呢……

    这种艰巨的任务,别说去做了,想想就头疼,还是扔到一边,先考虑能够令人心情愉快的事情吧。

    “实际上,如果你确定种子就是影火的话,我倒是有办法可以将它直接‘取’出来,”琼恩对扎瑞尔说,“不过需要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

    “什么方式?”扎瑞尔好奇地问。

    “做爱,”他说,“我和你。”

    扎瑞尔怔了怔,随即格格笑起来。琼恩叹了口气,“我知道,这听起来像是个很拙劣的借口,但是——”

    “但是它其实是个很有趣的借口?”扎瑞尔点点头,“确实挺有趣的。”

    “……我是说,它不是什么借口,”琼恩说,“它是事实。”

    扎瑞尔盯着琼恩看了几秒钟,直到确定他并非在开玩笑,更不是为了想和她上床而胡乱找借口,然后魔姬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怎么回事?”她问。

    “就是这么回事,”琼恩耸耸肩,“我有一种技能,可以通过做爱的方式,从女性体内吸取神力,转化为自己所有。”

    这话听起来很是淫邪,琼恩其实也不想说得这么直露,可惜他想来想去,发现也没什么更委婉的措辞,索性就照直说了。扎瑞尔倒不在意这些,她更关心的是琼恩所说的内容。

    “你能吸收并且转化神力?”她再次确认。

    “嗯。”

    “试验过?”

    琼恩点点头。

    魔姬还待再问,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住口不语。琼恩有些奇怪,抬头一看,发现远处有一位银发女子正朝这边快步走过来。等女子走近,他主动点头示意,“上午好,欣布女士。”

    “上午好,两位,”欣布看了看扎瑞尔,“跟我来,琼恩,有点事情我要问你。”

    “唔?”

    虽然不明所以,但琼恩还是跟着欣布走到街道的另一边,扎瑞尔知趣地留在原地。“你搞什么名堂?”欣布压低声音,劈头盖脸地质问琼恩,“不老老实实在塔瑟谷待着,跑这里来做什么?”

    琼恩皱起眉头,“我来是为了艾弥薇,”他硬邦邦地回答,“这似乎和你无关吧。”

    “你把凛也带进来了,这还叫和我无关?”欣布柳眉倒竖,“她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来这种危险地方。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照顾她么。”

    “她坚持要来,我也没办法啊,”琼恩辩解,“我劝说过了,她不听。”

    “那你不能把她打晕吗?”

    “……好吧,”琼恩揉了揉额头,“在这点上,我确实做得不够负责任,我向您致歉。”

    “道歉什么的先放一边,”欣布不耐烦地摆摆手,“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准备什么时候走?”琼恩不解,“我没说要走啊。”

    “那你想干什么?”欣布瞪着他,“留在这里等死么。”

    琼恩的眼睛眯起来,“等死?”他反问,“原来女王陛下对取得眼前这场战事的胜利如此缺乏信心吗?”

    “我的意思是说这里很危险,”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欣布脸上微红,“尤其对于你和凛这种不成熟的巫师而言更是如此。”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当然是现在就带着凛离开,”欣布强调,“现在!”

    “抱歉,这个我恕难从命,”琼恩说,“艾弥薇在这里,我不能走。至于凛那边,”他耸耸肩,“我同样无能为力。”

    “我答应你,我会尽全力保护梅菲斯小姐,”欣布说,“所以你可以赶快滚蛋了,记得带上凛。”

    琼恩摇摇头,“不行,我必须在她身边。”

    “但是你待在这里毫无意义,”欣布看起来已经有些不耐烦,“你太弱了,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只会添麻烦——给别人,也给自己。”

    “我不这么认为,”琼恩回答,“世事难料,陛下。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发现,我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

    欣布瞪着他,然后重重吐了口气,“随便你,”她说,“反正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要留下就留下吧,不过事先声明:如果遇到危险,可别期待我会来救你。”

    “我知道。”

    意兴阑珊地摆了摆手,欣布转身就准备离开,却被琼恩在背后叫住了。

    “陛下。”

    “嗯?”

    “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那又怎么样?”

    “我很感谢你今天对我说的这些话。所以,如果您将来遇到什么危险的话,我是说如果,”琼恩慢慢地说,“我会去救你的——你可以期待这点。”

    “哈!”

    欣布忍俊不禁地笑起来,但想了想,笑容却又敛去。“真有趣,”她说,“那就让我拭目以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