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阴影谷篇 第九十节
    “萨玛斯特的目的,是要取奥术之主(巫师之神阿祖斯)而代之。”

    布满各种防御魔法的封闭密室里,七个人围着一张圆桌正在开会,主持者自然是凯尔本-奥罗桑,大名鼎鼎的“黑杖”,在他左侧是马尔可-哈贝尔,右侧则是他的妻子莱拉。欣布坐在凯尔本对面,她旁边是凯德立-博纳杜斯,文字之神的选民。重伤未愈的风暴-银手坐在欣布的另一侧,她的脸色非常苍白,但眼神依旧锐利。最后还有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半透明的灰色幽灵——站在风暴的身后,虽然看不清楚面容,但窈窕的身段已经充分显示出其女性身份,她是希伦,“七姐妹”中的大姐,很久以前在战斗中被一头红龙巫妖所杀,无法复活,只能转化为幽灵形态而存在,常驻在阴影镇中。

    阴影镇目前的领袖人物,除了大贤者伊尔明斯特之外,其余都已经尽数在此。

    凯尔本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张纸,他伸手在纸上按了按,然后其他人面前都同时出现了相同的一页纸。众人看过之后,都是面色凝重,甚至有些不敢置信。过了一会,欣布最先开口,“这情报可靠吗?”

    “可靠。”凯尔本说。

    “你从哪里得到的?”风暴问,语气中隐隐有些质疑的味道,“外面的消息,现在根本送不进来吧。”

    “有一个人,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凯尔本慢慢说,“叫做阿尔盖深。”

    “阿尔盖深?”风暴一怔,“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当年萨玛斯特被晨曦之神兰森德尔的化身击灭,龙巫教随之分崩离析。但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样曾经盛极一时的大组织,自然不可能轻易就彻底完蛋,依然还是有余部残留,继续活动。阿尔盖深是个班恩牧师,同时也是个亡灵师,是最早追随萨玛斯特的人之一,深得信任,常年担任其副手。萨玛斯特消失后,余部中以他的地位最高,实力最强,顺理成章地接掌了教主之位。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他被风暴和多芙两人联手击败,坠入大海中,尸骨无存,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甚至连这个名字都已经渐渐淡忘,没想到凯尔本突然又提了起来。

    “他没死,”凯尔本说,“我救了他一命。”

    “什么!”

    风暴大惊失色,欣布、希伦、凯德立等人也都有些瞠目结舌,只有莱拉和马尔可显然早就知晓,神色不动。凯尔本做事向来比较离经叛道,否则也不会被竖琴手除名,大家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早就习惯了,但他至少还是有基本底线的,救一个敌人的性命,这种事情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我当时觉得既然萨玛斯特尚在,这个人留着应该还有用,所以就救了他,”凯尔本轻描淡写地说,“他现在就在萨玛斯特身边,这次的情报就是他传过来的。”

    “你又怎么能保证他给你的情报属实呢?”风暴质问。

    “这个无需担心,”凯尔本说,“他当时伤势非常严重,我劝说他转化为巫妖,他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并且请我替他保管命匣,我勉为其难地同意了。所以——”他微微一笑,然后话锋一转,“实际上,他比我们更希望看到萨玛斯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

    “那么,我们暂且假设这份情报属实,”希伦出来给风暴解围,“也就是说,萨玛斯特这次的真正目的,是想夺取奥术之主的神位?”

    “是这样没错。”凯尔本点了点头。

    “可他要怎么做?难道他要闯进咒文之心,向奥法之主提出决斗吗?”

    “要夺取神位,并不一定要通过正面决斗的方式,”一直没有做声的马尔可插话,“在历史上,曾经有一个人,用一个法术,成功地夺取了神位——虽然他立刻就死了。我想在座的诸位,都知道我说的是谁。”

    低低的吸气声在黑暗中响起,所有人一时间都被震住了,他们确实都知道马尔可所说的那个人是谁,自然更能听懂他的暗示。“你的意思是说,萨玛斯特掌握了‘化身’?”

    勉强按捺住心中的惊骇,风暴追问。

    “对。”

    “可是‘化身’的资料已经被彻底销毁了啊,就算是再强的预言师也不可能复述出来。”

    “这个暂时还不清楚,”凯尔本说,“或许是从阴魂城那里得到了什么东西——毕竟夏多曾经是那个人的学生,如果说阴魂城真的有‘化身’的资料,我也并不会觉得惊讶。”

    “也有可能是他自创的。”莱拉补充了一句。

    萨玛斯特是近千年来魔法史上不世出的天才,对于这一点,即便立场敌对,在座诸人也都是无法否认的。其发明创造无数,对“神明”的研究更是精深入微,能够在被剥夺选民身份后,依然保有一丝银火,这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如果说他能模仿那位大奥术师,重新自创“化身”……至少并不是“绝无可能”的。

    “但是‘化身’失败了,”凯德立说,“那并不是一个成功的魔法。”

    “据这份情报上说,萨玛斯特表现得信心满满,或许他已经把它修改完善了?”凯尔本摊了摊手,“谁知道呢。”

    “可是‘源’的问题,他怎么解决?”风暴问,“女神早已封闭了‘源’,以现有九阶魔网的能量强度,不可能支持这样一个强大的法术——无论它是‘化身’,还是其他什么法术,都是不可能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凯尔本说,“或许下次你可以当面向他请教。”

    “你的意思是认为他可以做到?”

    “坦白地说,”凯尔本瞥了她一眼,“我不认为他能够做到任何事情——但任何事情,我都不敢断定他绝对做不到。”

    “这么说的话,萨玛斯特抓走塔拉夏,莫非也与此有关?”欣布突然想了起来。当日双方在雷鸣关大战,巫师之神阿祖斯的选民、现任传道巫师塔拉夏-维若拉被萨玛斯特所俘虏,这其实是很反常的事情。双方是生死仇敌,从来都是一见面就痛下杀手,要俘虏何用,难道用来索要赎金不成。须知生擒一个人可比直接杀死难度要高多了,萨玛斯特与维若拉并无半点交情,实在犯不着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除非他是另有目的,只是欣布等人一直猜测不出究竟。如今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便又想起来:萨玛斯特想取代阿祖斯成为神明、萨玛斯特抓走传道巫师——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什么联系呢?

    “应该是,”凯尔本说,“虽然不知道其具体做法,但从阿尔盖深传来的消息来看,萨玛斯特明显是把塔拉夏视为他的计划中的重要一环,甚至可以说是关键所在。”

    所有人都陷入沉默,过了片刻,希伦说:“你的看法是什么,凯尔本?”

    “我的看法很简单,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凯尔本说,“必须主动出击,找到萨玛斯特,破坏他的计划,干掉他。”

    “确实是很简单的计划,”风暴略带讥讽地说,“可是我们怎么才能做到?”

    守门人水晶的作用范围很小,一旦离开其保护,即会坠入第五秘器的领域之中。第五秘器的三项威能,或许是由于使用者能力不足,第一项“绝对领域”并未充分发挥,力量压制的效果并不是很强,虽然不至于忽略不计,但还在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第三项“无尽魔军”,因为时间太短,邪魔大军尚未成型,高位魔鬼也来不及诞生,只是越拖延下去肯定是越不利;唯有第二项“平行空间”,是目前阴影镇众人面临的最大难题。因为只要萨玛斯特不主动露面,凯尔本等人就压根找不到他,总不能兵分九路,同时搜索,那只会被人各个击破。而且这九层空间并不是一旦形成就固定不变的,它是可以随着操纵者的意图自由变幻,就算凯尔本等人运气够好,恰好撞上了萨玛斯特,对方倘若不想交战,只要将空间再次切割,打乱重组,那之前的努力就又完全白费了。

    “要知道萨玛斯特在哪一层地狱里不难,”凯尔本说,“阿尔盖深会告诉我们。”

    “那空间变换的问题如何解决?”

    “我们之前已经计算过,如果把守门人水晶的力量一次性激发到最大,足以暂时‘冻结’整个领域,”凯尔本不假思索地回答,“虽然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支持一次突袭和战斗,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气氛陡然间变冷了下来。

    诚如凯尔本所言,如果将守门人水晶的力量一次性激发到最大,确实足以暂时冻结第五秘器的领域,将那不断变幻的九层空间给“定住”。

    然而这样做是有代价的,首先,守门人水晶会因为超负荷而崩溃,这件源自上古时代的精灵神器将要就此毁损——这倒也还罢了,在座诸人都不是守财奴,轻重缓急还是分得清的;其次,使用者会受到强烈的反噬,轻则负伤,重则丧命,即便是大贤者伊尔明斯特也没把握能扛得下来——这个就比较麻烦,说句实话,伊尔明斯特退隐多年,基本不管事了,当年的辉煌早已渐渐淡去,现在更多是个象征和旗帜性人物,然而正因为是象征和旗帜,所以越发不能有什么闪失。而且他资历深,名望高,欣布等人都是他的学生,怎么能提出让老师去冒险,也只有凯尔本才敢说这种话。

    “我赞同凯尔本的方案,”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远处悠悠传来,“情况紧急,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能在重重禁制之下,轻易将声音传进来的,自然便是正全力在控制护门人水晶因而分身乏术的阴影谷大贤者了。既然他自己这么说了,其他人也就再无什么异议,都是一方豪杰,行事决断,不会过分纠结。商议之后,决定三日后全军出击,是成是败,在此一举。

    “那位兰尼斯特先生和他的朋友,要怎么安排?”凯德立最后问。

    凯尔本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自然是和我们一起,”他说,“我相信他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