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阴影谷篇 第八十七节
    在进入领域之前,扎瑞尔给了凛一枚黑色珍珠,说是可以持之进出第五秘器,只限本人,只能进出一次。但进来之后,琼恩发现凛不见了,扎瑞尔解释说因为那枚珍珠的真正作用,是让持有者跨越空间障碍,直接传送到心中所想的人身边,可以使用两次,所以凛直接到了阴影镇。扎瑞尔凭借“魔姬之吻“的感应,准确地指路,从而带着琼恩等人顺利抵达。

    表面上看起来,扎瑞尔的做法没有什么问题,也并未撒谎;但细究起来,就并非如此。

    既然凭借这枚珍珠,就可以直接跨越空间,到梅菲斯身边,而且使用次数还有两次。那么此行其实就完全没必要了,琼恩把其他人都留在外面,自己拿着珍珠传送到梅菲斯身边,把珍珠交给梅菲斯让她传送出来,自己再用翔龙的天赋能力离开,岂不就万事大吉。当然,以梅菲斯的性格,未必会愿意这样临阵脱逃,但琼恩自度还是有办法能够说服她的。这是最简单最省事,最有效率也最安全的办法。

    琼恩之所以没有用这种“最优解”,原因很简单,在进入领域之前,他不知道;等他知道的时候,已经迟了。但从头至尾,扎瑞尔确实并未“欺骗”他,她仅仅只是用文字游戏进行暗示,让琼恩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而已。

    扎瑞尔在开始的说法是:“很多年以前,我曾经被一位奇械师召唤到物质界,在此期间认识了他的一些朋友。其中有一个人送了我这颗珍珠,说是持之可以自由进出第五秘器,不过只限本人,只能进出一次。”

    通过巧妙的措辞和语气,以及词句的组织方式,扎瑞尔很容易让琼恩得到如下暗示:这枚珍珠是专门为进出第五秘器而特制的,其唯一作用就是让持有者进出一次第五秘器。而且“只限本人”,也即是说使用绑定:谁用它进去了,就还是只能谁用它出来,完成这个“进出一次”的过程,别人中途拿了也没用。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按照扎瑞尔后来的说法,它并非为第五秘器而特别定制,其实就是一个足够强力的传送道具。之所以“只能进出一次”,是并非它本身设定了什么回返程序,而是因为它的传送功能正好还有两次,所以能够一进一出。既然如此,所谓“只限本人”,其实也就没有使用绑定的意思了,而应该是“只限持有者本人,不能携带同伴”的意思。

    琼恩发现了这一点,意识到自己被误导了,但当时他们已经进入领域,凛甚至都已经到了梅菲斯身边,显然不可能再回头,只能不动声色,继续往下走。

    然而,扎瑞尔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奇怪,”梅菲斯沉吟着,“她如果是想对你不利,一路上早有无数的机会可以下手了。”

    “是啊。”

    对于这一点,琼恩也大惑不解。若说扎瑞尔是想对他不利,也不用做别的,只要指路时偏点方向,只怕现在就已经闯到敌人堆里去了;若说她没有什么恶意,为何又故意误导琼恩,让他们一行人身陷险境。这其中的道理,他一路上暗自揣测,却始终都没想明白。

    梅菲斯也在想这个问题,她心思转动,片刻间便已经有了好几种猜测,每一种似乎都能自圆其说,却又都存在难以解释之处。主要是扎瑞尔被封印三百多年,刚刚才脱困而出,之前她执掌阿弗纳斯时也都是只在下层界活动,几乎从来没在物质界现身过,萨玛斯特也罢,魔法女神教会也罢,和她应该都没打过什么交道,既没什么恩情,也没什么仇怨,在这种双方交战的时候突然跑来,实在不知道到底打什么主意。

    想了半天,依然不得要领。“算了,”琼恩说,“等我找个机会,我直接去问她吧。”

    “她会告诉你?”

    “不知道,但我感觉如果我直接问的话,她或许会说的。”

    “为什么?”梅菲斯追问,“因为她是魔鬼,还是因为她是你的旧情人?”

    琼恩苦笑,少女还是有点在吃醋,这句话就说得明显有些赌气意味。“好啦好啦,别闹别扭了,”他抱着少女,亲吻她的脸颊,然后岔开话题,“来,跟我说说你这边的情况吧。”

    阴影镇的情况并不怎么好。

    萨玛斯特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把这次的复仇行动弄得大张旗鼓,轰轰烈烈,而且打下提凡顿城和雷鸣关后原地驻扎了很久,完全没有半点兵贵神速的意思,似乎唯恐对手准备不够充足似的——于是对手果然如他所愿了。魔法女神教会势力庞大,盟友众多,又是竖琴手同盟的最大幕后支持者,说一呼百应绝不夸张,短短半个月之内,阴影镇中就云集了来自大陆各地的数十位强者,个个都是经常在吟游诗人故事里跑龙套的角色,像琼恩今天见到的凯尔本-奥罗桑,绰号“黑杖”,乃是大陆第一大城市深水城的城主——其实深水城是由多名领主共同管理,凯尔本并非唯一的城主,甚至也不是第一城主(第一城主是皮尔盖伦-帕拉汀森,一位提尔圣武士),但他名声太过响亮,以至于压得其他城主都黯然失色,同时是竖琴手三大派系之一“月星”的领袖,在魔法女神的教会系统内则是比欣布、葵露等人都要资深的选民,只在伊尔明斯特之下;再例如那位马尔可-哈贝尔,北地赫赫有名的大巫师,“月星”的第二号人物,凯尔本最信任的副手和伙伴,有率领冒险团队与一位半神的化身正面交锋并将之击退的成绩;又例如凯德立-博纳杜斯,是文字之神迪奈尔(知识之神欧格玛的从神)的选民,曾经孤身打败过著名的吸血鬼组织“暗夜面具”,挫败了毒药女神塔罗娜征服世界的阴谋;等等等等。至于那位常年坐镇阴影谷,大名鼎鼎的伊尔明斯特,魔法女神在凡间的头号选民,以及早就认识的欣布,还有她的几位姐妹,这些就没必要介绍了。总之,这里是高手云集,倘若齐心协力的话,屠龙什么的不过是小菜一碟,就算是真神下凡也能轰杀给你看,阵容豪华得一塌糊涂。

    然而问题也就出在这个“齐心协力”上,就像全明星阵容的球队反而未必能出好成绩一样,阵容太豪华了,反而也会有麻烦。聚集在阴影镇的这些人,虽然都可以笼统地算是“魔法女神教会成员及盟友”,但细分起来还是有不同派系的。

    “大致算起来,可以划分为四派,”梅菲斯逐一说给琼恩听,“黑杖所率领的‘月星’是一派;风暴女士所率领的‘密探’是一派;塞莱莉娅女士领导的‘黎明’又是一派,这是竖琴手的三大派系,除此之外,像欣布、博纳杜斯先生这样的中立者,他们不是竖琴手成员,单纯只是为了援助而来,也可以算是一派。”

    听起来就很复杂……

    不仅仅是派系众多,更麻烦的是彼此间的矛盾还不小。竖琴手三大派系,原本当年就是因为领导人之间的冲突激化而分裂,例如凯尔本,他身为竖琴手同盟的创始人之一,当年因为私自和散塔林会达成秘密协议,被竖琴手所不容,不得不辞职,转过头自己创立了“月星”,虽然还挂在竖琴手同盟的名下,其实压根就是独立武装,和其他两个派系向来关系不佳。再加上欣布、凯德立这些中立人士,局面就更加混乱不堪。让人感觉萨玛斯特或许压根就无需动手,只要站在旁边看着,这些传奇强者们就会互相内讧,然后死得一干二净。

    当然,这种事情并未当真发生。

    内部派系林立,指挥不一,协调混乱,在初期造成了很多麻烦。随着战事的推进,先是雷鸣关一战,塞莱利娅战死,成员损失惨重;接着是在前日傍晚时分,萨玛斯特突然率军来袭,双方在阴影镇外激战一场,互有损伤,风暴-银手中了萨玛斯特一击崩灭术,身受重创。紧接着萨玛斯特发动了第五秘器,将整个阴影谷演化为地狱,眼看连阴影镇都要被吞没,千钧一发之际,大贤者伊尔明斯特发动了一件神器“守门人水晶”,制造出庞大的守护结界笼罩阴影镇及其周边区域,抵御住了秘器的侵蚀。守门人水晶是一件上古神器,出自精灵之手,能够抵御各种空间侵蚀、领域笼罩和迷锁压制效果,对使用者的要求颇高,还必须用精灵魔法才能驱动,别看阴影镇中强者云集,能使用它的还真没几个,伊尔明斯特自然是最佳人选。但水晶在作用期间,自身无法移动,使用者还必须寸步不离,于是大贤者就相当于是被禁足了。

    “黎明”和“密探”两大派系的首领先后或死或伤,最高领袖(名义上)伊尔明斯特又不能视事,外面还有强敌压迫,虎视眈眈,随时可能攻入。这种恶劣的局势,反而促成了内部的团结,各派系之间暂时放弃成见,凯尔本当仁不让地成为最高战时指挥官,暂时代理领主一职,至于原领主莫格林,自然是主动让贤了。

    虽然内部的矛盾是暂时平息了,但外患依然没有得到解决。阴影谷中高手云集,其中不乏见多识广、学识渊博之辈,居然也认出了萨玛斯特所用的是昔日伊玛斯卡第五秘器。但是知道归知道,如今已经身陷其中,不能破解还是没用。在琼恩没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凯尔本组织了一次主动出击,试图找到操纵秘器的那位奇械师化身所在,结果却遭遇伏击,损失惨重,几乎全军覆没。不过萨玛斯特似乎忌惮守门人水晶的保护效果,也一直没有再来进攻过。

    大致情况就是如此,双方算是暂时僵持住了,但这种局面显然不会维持多久。第五秘器的领域并非永恒,它是有时间限制的,这点凯尔本等人也知道,从理论上说,既然有“守门人水晶”保护阴影镇不被侵蚀,那么坚守不出,等到第五器的领域效果结束了再反攻,应该是最佳选择。唯一问题在于:守门人水晶的保护效果虽然强力,却不够持久,即便大贤者亲自操纵,最多也就能维持七天七夜而已,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而根据凯尔本拿出来的一份资料显示:在历史上,伊玛斯卡的奇械师发动第五秘器,最长的一次持续了三个多月,最短的一次也有大半个月,反正都远远超过守门人水晶的作用时间。

    所以说,粗细长短什么的都在其次,持久才是王道啊。

    “水晶的保护效果一旦消失,阴影镇将毫无悬念地被第五秘器所侵蚀,”梅菲斯说,“届时九层平行空间发动,分散切割,各个击破,那就必败无疑。”

    确实是必败无疑,所以除非凯尔本打算束手待毙,否则在未来的六天之内,必定会有大动作,或许就是要主动挑起决战,拼个鱼死网破。总之,是成是败,是生是死,不久便会见分晓了。

    不过,有件事情倒是很奇怪。

    “你是说,在这阴影镇里,也有人对第五秘器非常了解?”琼恩沉吟着,“这个人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