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阴影谷篇 第八十四节
    现实是否真比小说更离奇,琼恩并不知道。他唯一所知道的,自己必须抓紧时间。

    第五秘器攻守一体,并非是直截了当地灭杀敌人,而是营造出庞大的主场优势,强化自身,削弱对手,逐步累积强化,最终如潮水般摧毁一切。阴影谷中聚集了魔法女神教会的多位选民、大量高阶成员,以及他们的盟友。以其实力,就算坠入第五器的“领域”,要脱困或许办不到,暂时支撑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个“暂时”会是多久。

    在琼恩的心中,其实还有诸多疑惑盘旋不去,想要得到解答。比如说,扎瑞尔所认识的那个“曾经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提到过的那位很多年前将她召唤到物质界的奇械师,又与自己是否有关;比如说,奥嘉莱斯到底有什么方法,让珊嘉能够进入第五器的领域,她又为何要这么做,让珊嘉身陷险地。所有这些,琼恩花了五秒钟去思考,然后直接抛之脑后,决定等办完正事再说。

    众人此刻所在是在塔瑟谷的西北边缘,旁边是阿沙巴河,沿河逆流而上,便能一路穿过战役谷、迷雾谷,抵达阴影谷。奥嘉莱斯从《命运长夜》中取出一只纸船扔入河中,默诵咒文,纸船瞬间长大,变成一叶轻舟,无帆无桨却能乘风破浪,风驰电掣般,不到半夜便抵达了目的地,因为船上空间有限,莎洛克提前进入了宝石之中。众人弃舟登岸,走了一段路,奥嘉莱斯突然停住脚步,说:“到了。”

    实际上不需要她提示,琼恩自己也已经有所察觉,虽然无法很清晰地描述,但他确确实实能够感应到“另一个空间”的存在,甚至能够大致定位此界与彼界的分际线,这让他对自己此行又稍稍多了几分信心。此时只见周遭荒野寂静无声,唯有滴滴的虫鸣自草丛中随风传来,头顶星光灿烂,倾泻如洗,着实是恬静优美的夜景。可惜琼恩无心欣赏,“怎么进入领域?”他问奥嘉莱斯。

    “当然是走进去。”奥嘉莱斯回答。

    “……这个笑话并不有趣。”

    然而奥嘉莱斯接下来的行为,证明这句话并不是在开玩笑。她将手中的预言书交给珊嘉,低声在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自己隐去,应该是回归书中。珊嘉看起来似乎有些迷惑,但还是依言闭上眼睛,几秒钟后,她试探性地向前走出一步。

    然后她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哇,等等我,珊嘉。”

    凛赶快拿出珍珠,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不由得又朝扎瑞尔看去。魔姬笑着招招手,让她到自己身边,凛不情不愿地挪过来。“不知道怎么用它是吗?”扎瑞尔说。

    “嗯。”

    “叫一声姐姐,我就教你怎么用它。”

    “……”琼恩在旁边发现自己已经无语了。

    扎瑞尔笑吟吟地看着凛,一副吃定对方的模样。凛撅着小嘴,脸蛋通红,最终还是投降了,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叫了声“姐姐”。扎瑞尔格格笑起来,附耳轻声说了几句话,趁机在小女巫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凛“啊”地一声跳起来,又惊又怒地指着她,正想要发火,却听见扎瑞尔说:“不抓紧时间的话,就进不去了哦。”

    “你——”

    凛恶狠狠地瞪了扎瑞尔一眼,终究还是急于去见梅菲斯,暂时没空计较。她握着珍珠,心中默诵扎瑞尔刚刚教她的咒文,转眼之间,珍珠发出莹莹的乌光,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就像是个巨大的蚕茧。几秒钟后,乌光散去,而凛也已经不见。

    “很可爱的小妹妹呢,”魔姬仿佛意犹未尽地说,“这样纯净无暇,透着诱人甜美芬芳的灵魂,已经是难得一见了。”

    “……你想干什么?”

    “放心啦,”扎瑞尔笑着说,“自家姐妹,我不会当真下手的。”

    为什么听了你这句话,我心中的那种不安感更加重了呢。

    “好了,”扎瑞尔拍拍手,对琼恩说,“她们都已经进入领域,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可是我应该怎么做?”琼恩虚心请教。

    “你应该能感应到‘领域’吧,闭上眼睛,集中精神,努力让自己进入其中——这样就可以了,很简单的。”

    听起来确实挺简单,但实际做起来还是花了点功夫,和珊嘉、凛那样一次通过不同,琼恩接连尝试了好几次才成功,这让他颇有些挫败感,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另一处空间之内,身旁左侧正是珊嘉。

    血红的天空,阴霾几乎将太阳完全遮蔽,狂风夹着细细的雨珠自乌云中坠落,尚未接触到地面便化作蒸汽消失。黑色的泥土地面上,遍布着尖锐粗粝的岩石,青蓝色的邪炎忽隐忽现地在其间跳跃着,仿佛毒蛇噬人。一条污浊的河流在前方蜿蜒流过,既不湍急,也不平缓,不计其数的鬼魂在波浪中浮浮沉沉,发出无声的呐喊,然后被下一个浪头吞没。

    这景象似乎很熟悉啊。

    “阿弗纳斯嘛,看来我们的运气真不错,”扎瑞尔在琼恩的身旁右侧出现,“你又不是没去过,当然熟悉了。”

    我确实去过,但和你所说的只怕不是一回事……

    好吧,既然已经进来了,那么清点一下人数。珊嘉在,扎瑞尔在,莎洛克也没问题,琼恩能够感应到她在宝石中。奥嘉莱斯应该在预言书里,猫女琪雅则是在来的路上就被奥嘉莱斯打发离开了,直接忽略……似乎少了个人?

    “凛在你后面吗?”珊嘉问琼恩。

    “不是,她比我先进来。”

    “啊,”珊嘉一惊,“可是我没有看到她啊。”

    琼恩脸色大变,赶快四顾张望,但视线所及,哪里都没有凛的身影。“怎么回事?”他大惊,“难道她被送到另外的空间里去了?”

    “放心吧,”扎瑞尔说,“她在那位梅菲斯小姐身边。”

    ……怎么回事?

    “我给她的那枚珍珠,作用是能够无视一切空间的距离和限制,让持有者能够瞬间传送到心中所想的人身边,使用次数是两次,”扎瑞尔笑着说,“所以现在这时候,她想必正在和梅菲斯小姐卿卿我我,诉说别后离情呢。”

    “你不是说:它的作用是进出第五秘器吗?”

    “我有这么说过吗?”魔姬反问。

    “……”

    “我说的是:它可以用来进出一次第五秘器——它确实可以啊,但我并没有说它的作用就是仅限于此吧。”

    好像确实是没这么说过……

    好吧,这个问题暂且放下,反正也没有造成什么不良后果,甚至可以说比预期得效果还要好。凛受龙狂影响,力量受到严重压制,能够直接到梅菲斯身边,琼恩也可以比较放心。当然,希望梅菲斯此时不要恰好在战场上,否则就弄巧成拙了。

    “这样不好么?”扎瑞尔说,“第五器模拟九层地狱而成,虽然其中空间并非广袤无垠,却也绝不是弹丸之地。你又不知道那位梅菲斯小姐在哪里,如何去和她汇合?现在就很简单了。”

    确实很简单,凛和艾弥薇在一起,只要找到凛,自然就能找到艾弥薇。这么说的话,你肯定在凛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吧。

    “没什么,只是一个魔姬之吻啦,”扎瑞尔说,“这里是地狱,被我所吻之人,无论身在何方,我都能够感应得到——咦,你这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我很崇拜你而已。

    并不仅仅是崇拜,同时也有暗暗的警惕,甚至可以说是畏惧。和扎瑞尔认识,真算起来还不到半天而已,然而就是这样短的时间,不知不觉她已经开始融入这个团体,并且还隐隐掌握了主导,巧妙地让琼恩按照她的设计行事,对她的信任和倚赖越来越重。如此手段,确实不愧魔姬的身份,琼恩现在唯一期望的,是她确实是自己前世(疑似)的情人,而非对头,否则自己就真是死定了。

    按照扎瑞尔所指示的方向,珊嘉自《命运长夜》中取出马车,琼恩等人开始出发,一路上还算顺利。他们所处的这一层空间正是模拟第一层地狱阿弗纳斯而来,而扎瑞尔就是阿弗纳斯的旧主人,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陆陆续续地也遇到了几波魔鬼杂兵,但基本都是最低级的劣魔,间或有几只小魔鬼,压根无需动手,只要扎瑞尔稍稍释放一下魔姬的气息,立刻就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大约两个多小时后,马车翻过一座小山丘,然后琼恩看见了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座被上百颗参天大树所环绕拱卫的人类城镇,螺旋形的灰色高塔扭曲着指向天空,充满了不详的味道。

    “阴影镇?”

    阴影镇即是阴影谷的首府,也是大贤者伊尔明斯特的居住地,魔法女神教会的大本营所在。琼恩来之前也了解过一些相关资料,至少那座著名的“扭曲之塔”是知道的。看到阴影镇,琼恩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第五秘器发动,侵蚀凡间演化地狱,这一路行来,眼中所见全是地狱景象,连原本应该存在的那些沿途村庄、城镇都消失得一干二净,这座阴影镇却依然屹立,看起来还没有被第五器所侵蚀,那么里面应该还是安全的。而根据扎瑞尔的感应,凛此刻就在阴影镇中。

    想到马上就能看见梅菲斯,琼恩心中便是压抑不住的喜悦,不料便在此时,一直高速行驶的马车陡然停了下来。珊嘉微微皱眉,轻轻拍了拍坐垫,便见车厢四壁变得如镜面般透明,光影交错中,映出外面的景象:十几个僵尸和骷髅从草丛和岩石后爬出来,将马车团团围住。

    切。

    整天神明邪魔见得多了,琼恩的眼界也在不知不觉间提高,如今像这种低阶亡灵已经完全看不上了。随手扔了两枚卓尔战士的棋子出去,便将这十几只僵尸骷髅杀得落花流水,正要继续赶路,陡然间只见眼前寒光一闪。

    咔嚓!

    巨大的白骨刀刃从地底弹起,以雷霆万钧之势朝马车直直劈下,这一击来得既快又突兀,毫无半点预兆,就只听得一声脆响,马车硬生生被从正中间劈成了两半,然后“刷拉拉”一声,刀刃又缩了回去。所幸在最后关头,琼恩发动了一个保命魔法,将车上所有人都瞬间转移到了车外,逃过一劫。他惊魂未定,不假思索地接连激发了三个防御咒文,一股脑都施加在珊嘉身上,然后朝刀刃弹起处看去。只见一只白森森的骷髅,头戴铁冠,左手持盾,慢悠悠地从泥土中站起身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