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阴影谷篇 第七十九节
    “约会?”

    “嗯。”

    对同一件事情,可以有不同的叫法。比如和男人见面,那叫做商谈;和女人见面,那就叫做约会。琼恩现在是要去见女人,而且还是一位美丽少女,所以当然就是约会了。

    “可是,”莎珞克表示异议,“既然要约会,你带我去做什么?”

    男人去约会,有带玫瑰的,有带戒指的,当然信用卡和安全套更是必不可少,但带着另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漂亮魅魔——同去,就未免实在有些诡异。虽说翅膀什么的,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但这样明目张胆,似乎也太欠扁了点。

    然而琼恩似乎完全不以为意,“没事,”他说,“我喜欢和很多女人同时约会。”

    “……很多?”

    “是啊,很多,”琼恩说,“算上你应该是三个,嗯,说不定是四个。”

    “主人。”

    “嗯?”

    “我现在开始崇拜你了。”

    “不必客气,我也很崇拜我自己。”

    莎珞克嘻嘻一笑,“好吧,”她问,“那你的第一个约会对象是谁呢?”

    琼恩第一个要去见的,是莎琳娜。

    要见这位本届星之花得主并不难,克里斯多夫家族虽然败落,毕竟也曾是本地的名门,随便在街上找个行人一打听,就知道了其府邸的位置——然后花了半个小时终于才找到目的地。那是一座古旧的灰色岩石城堡,坐落于镇外高山的半腰上,地势倒不算险要,旁边也没什么悬崖峭壁,自然更没有年久失修的吊桥,并不适合作为侦探小说的故事场景,只是上山下山的道路崎岖难行,杂草丛生,明显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走过了。这一度让琼恩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直到看见沉沉暮色之中,身穿长裙站在城堡前迎接他的盲眼少女,大门在她背后敞开着,里面是无尽的黑暗,仿佛要将她吞噬。

    “下午好,兰尼斯特先生,”她欠身示意,“我们又见面了。”

    “你知道我会来?”

    “神说,您终会回到正确的道路上,”她微笑着,“我已经在此等待很久了。”

    切!

    琼恩在心里冷笑,却也懒得废话。反正她其实也不过是个傀儡,而且还是蒙在鼓里的那种,真正做主的是夜女士。话说回来,跟这种信邪神信到智商降低的女人打交道也有好处,就是什么都不用解释,反正一切推到神明头上就行,大不了就说昨晚做梦听到神谕了……虽然事实似乎也差不多。

    “上次你的提议,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他简单地说,“觉得可以先听听你的具体计划,然后再做决定。”

    “没问题,请随我来。”

    莎琳娜转过身在前引路,窈窕身影很快隐没在黑暗中。琼恩正要跟上,莎珞克突然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主人,”魅魔用低得近乎耳语的声音说,“有点不太对劲。”

    唔?

    “她身上有魔鬼的味道。”

    琼恩一怔,“你确定?”

    莎珞克点了点头,“味道很淡,几乎察觉不到,”她说,“但我能够确定。”

    不会吧,这说不通啊。莎珞克是恶魔,和魔鬼是死敌,彼此间存在天然的感应,她作出的判断,琼恩没道理不相信。但莎琳娜若真是魔鬼,那昨晚的夜女士降临又是怎么回事。须知神明可以附体在凡人身上降临物质界,却不可能附体邪魔,这是基本常识,连个巫师学徒都知道的。莎珞克说不对劲,其实主要也就是这个意思。

    或者,是她昨晚还是凡人,今天才刚刚变成邪魔,这样倒是能解释得通,但效率也未免太高了点。魔鬼又不是吸血鬼,不是互相咬几口就能转化成功的,通常都需要通过一定的黑暗仪式,或者高位魔鬼直接出手,但这里是提尔教会的大本营之一,又有几个魔鬼敢跑过来……唔,这么说也不对,扎瑞尔就是摆在面前的例子,除了她之外,十年前不是还有个魔鬼,引诱了莎琳娜的父亲,要把她变成欲魔么,只是最后关头被歌曦雅打断了,结果功亏一篑。

    难道说,那次其实并没有失败?

    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有趣了,琼恩想,然后在心里冷冷一笑。还有什么花样玩法,尽管来吧,反正我都接着就是。

    他不再迟疑,走进大门。

    和外表一样,城堡内部同样古老而破旧,地毯的颜色发黑,墙壁上挂着历代家主画像,颜色暗淡,结满蛛网,显然已经很久无人照拂,桌椅上都积着厚厚的灰尘。看起来,此地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了。不过上了二楼之后,情形便有所好转,莎琳娜带着琼恩和莎珞克走进一间像是会议室的地方,厚厚的窗帘被拉开了,夕阳的返照从狭小的窗户里投进来,稍稍驱散了房间里的黑暗。

    琼恩看了看,随便拉了张椅子过来坐下,示意莎珞克站在他身旁。“说吧,”他开门见山,“你打算怎么做?又需要我做什么?”

    “请稍待。”

    莎琳娜从书架上取出一卷纸,放在桌上摊开,那显然是一份建筑图纸,密密麻麻的线条、数字和标注,看得琼恩头晕眼花。“这是封灵塔的结构图,”盲女说,“地表以上的塔体部分,实际只是掩人耳目的伪装,并无意义。真正的建筑是在地下,共有五层,前四层布满了机关陷阱,以及奇怪的魔像。第五层则是女士的暂居之所。”

    琼恩仔细地将图纸看了两遍,然后提出疑问。

    “除了陷阱、魔像之外,没有任何卫兵?”

    “没有,”莎琳娜说,“女士虽然被封印,但真理的光芒无远弗届,仍然照耀四方,灿烂光芒。伪神的爪牙畏惧她的光芒,不敢靠近,因此塔中没有任何卫兵。”

    你觉得我会相信这种鬼话吗?一个被封印的大魔鬼而已,就算还能对外界释放影响,也不可能强到哪里去。普通的卫兵或许会意志不坚,为其所惑,但提尔教会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精神坚韧信仰纯洁的高阶神职人员。

    或许是感受到琼恩的质疑,莎琳娜接着又做了补充解释。“此外还有一个原因,”她说,“封灵塔的位置所在,恰好是一处死魔法区。”

    “……”

    所谓死魔法区,就是魔网的漏洞。理论上说魔网无所不在,但实际上它是存在“空白点”的,在此区域内一切魔法效果均归无效,无论是巫师的奥术还是牧师的神术统统都不能用,乃是施法者的两大禁地之一(另外一个是狂乱魔法区,即魔法效果会随机错乱)。封灵塔选址于此,就相当于免费获得了一个恒定的魔法无效结界,可惜是不分敌我的。如此一来,教会自然也就不会派遣神职人员做守卫,那太浪费了。

    “但你之前说,塔内有魔像充当守卫,”莎珞克发现一个问题,“魔像在死魔法区内是不能行动的。”

    “普通魔像是不行,但塔里的魔像不一样,它们很特殊,”莎琳娜说,“构造也很奇特,似乎不是正常意义上的魔法造物,可以在死魔法区内自由行动。”

    “怎么可能——”

    莎琳娜所言,显然违反现今通行的魔法学常识,莎珞克正要出言驳斥,琼恩抬了抬手,制止了她。“继续。”他对盲女说。

    “正常情况下,只能逐层而下,自第一层、第二层直至第五层,”莎琳娜说,“但这幅图上,标记了一个秘密通道,只要通过它,就可以轻易绕过前四层,避开所有机关陷阱和魔像守卫,直接抵达第五层。”

    “听起来很简单,莎琳娜小姐,”琼恩说,“似乎完全不需要我帮忙。”

    “不不,并非如此,兰尼斯特先生,”盲女认真地说,“我能够抵达第五层,事实上我已经这样做过,但没办法救出女士。因为伪神的爪牙设计了一个魔法阵,将女士封印在里面,我对此完全束手无策。女士告诉我,唯有您才能打破那个魔法阵。”

    唔,被她这么高看,我会受宠若惊的。

    “你从哪里得到这张图纸的?”琼恩换了个问题。

    封灵塔是提尔教会所建,这张建筑图纸理当属于绝密资料,为何会被莎琳娜拿到?而且,修建者为什么要特地留下这样一个秘密通道,难道说连教会也控制不了前四层那些机关陷阱、魔像守卫,必须给自己留个后门么。考虑到这些,琼恩自然不能不问个清楚,否则万一图纸是伪造的怎么办。

    “这张图纸是先祖所留,历代相传,”莎琳娜回答,“其真实性绝无问题,您可以完全放心。”

    “先祖?”

    “是的,”她说,“先祖曾为伪神所蛊惑,担任本地主教一职,并参与了对女士的袭击。但事后他非常后悔,于是绘制了这份图纸传下来,希望后代子嗣能够救出女士,改正他犯下的错误。”

    是么?那他可真是差劲到家了。自己犯下的错误自己去改正,这才是好孩子,把麻烦扔给后人算什么。

    不过被莎琳娜这一说,琼恩倒是想了起来。确实梅菲斯说过,三百年前封印邪魔,建造这座封灵塔时,教会的大主教就是叫克里斯多夫。这种拗口的名字,塔瑟谷这种小地方估计也不会有第二家了。原来这家伙假公济私,居然偷偷留了份建筑图纸当做遗产传下来……奇怪,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会真是被那位“女士”所迷惑了吧?

    琼恩沉默了半响,思索着,仿佛在盘算什么,最后抬起头。“我答应了,什么时候开动?”

    他的回答显然早在莎琳娜的预料之中,或者说,盲女对那位“女士”的谕示从未有过怀疑。“今晚如何?”她问。

    “可以,”琼恩点了点头,时间越早越好,正是求之不得,“不过我还有一些私人事务需要处理,两个小时之后,我再过来。”

    莎琳娜微笑着,“您请自便,”她说,“我会在此恭候。”----------------------------首先要说明的是:原本就为数不多的存稿到此为止,已经发完。我会尽力写,但未必能保证每日更新,毕竟不是专职于此,请各位谅解。其次,还是那句话,欢迎在书评区积极发帖,但尽量少灌水,有时间去投几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