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阴影谷篇 第七十六节
    与凡人不同,巫师与巫师之间,自有其隐秘的法则,虽然难以捉摸,甚至无法精确描述,却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耐瑟瑞尔魔法文明发达,巫师作为统治阶层,更是发展出了一整套糅合了巫术效果在内的特殊礼仪。按照耐瑟的规矩,当琼恩以这样郑重的态度向另一名巫师发出请求时,实际上便是向对方做出了一项承诺。这份承诺的内容并不具体明确,但依然是有效的,具备约束力。勉强形容的话,就像是日常生活中,你欠了人家一份人情,那么将来就总要还回来。具体什么时候还,以什么方式还,这个都还不确定,但又确确实实是要还的。

    梅菲斯身陷阴影谷,如今音讯不通,安危未卜,琼恩心中自然焦虑万分,但总算还没有失去基本理智。面对目前这种局面,盲目行动无济于事,只会把事情越弄越糟,信息的确定、资料的收集、形势的判断,以及可能的破解之道,才是目前最应该去做的——而要做到这些,奥嘉莱斯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她有可能是现今世界上对伊玛斯卡和七秘器最有了解之人,她的丈夫(或者说前夫)欧贝伦极有可能就是一位幸存的奇械师,而且还是皇室。其实在两人前面的谈话中,也已经隐隐暗示了这一点,彼此心照不宣,只是没有挑明罢了。

    除此之外,她还是位预言师,而且是预言师中的顶级精英。任何有基本魔法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在真刀实枪的战斗中,预言师未必派得上太多用场,但在动刀动枪之前,有一位优秀的预言师在身旁,给你几句提点,那就像是丞相去陌生的地方行军打仗,幕僚送上一份“平蛮指掌图”;就像是勇者去魔王的城堡里探险,女友送上一份“迷宫怪物图鉴”,能够带来的益处,往往大到无法估量。

    正因此故,琼恩才正心诚意地作出了请求。而奥嘉莱斯点了点头,示意接受。

    契约达成,接下来的谈话就变得顺利许多了。奥嘉莱斯也不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告诉琼恩想要的信息。

    “如果只是你一人,想要应付第五器,其实并不为难——因为你是‘翔龙’。”

    “唔?”

    “为了尽可能保持内部的团结,七秘器在铸造时,奇械师就加入了特别的限制。秘器的力量,对外是威能无比,但倘若用以对付皇室奇械师,则就会大打折扣,”奥嘉莱斯说,“同时,第五器原本就是翔龙秘器,而你又正是翔龙,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导致它对你的压制和封锁效果都会被削弱到最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第五秘器“九重地狱之鼎”最可怕之处,就是它一旦发动,便创造出封闭独立的“领域”,与外界相隔绝。在外的人无法进入支援,在内的人无法脱出逃离,等于是落入对方设计好的主场,还被套上战争枷锁。但琼恩能够因为翔龙的身份自由进出,不受限制,确实是一大优势。

    话又说回来,这虽然是个好消息,但意义也不是很大。琼恩倘若能够只顾自己,也就用不着这么头疼了。不过从奥嘉莱斯这句话里,他倒是听出了些蹊跷来。所谓“越缺乏什么,就越强调什么”,反过来,越强调什么,其实就说明越缺乏什么。当年制作七秘器的奇械师们,居然还要考虑到内部团结的问题,特别作出这种限制——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由此看来,后来的皇室内战,帝国分裂,实非偶然啊。

    “但你若要救人,难度就会高很多,”奥嘉莱斯接着说,“你那位小情人现在已经被困,你想救她,有三种办法。”

    三种办法?听起来可选择的余地很大。

    “愿闻其详。”

    “第一种方法,是强行打破第五器的封锁效果。”

    “如何打破?”琼恩追问,“是要杀……打败那位持有秘器的奇械师吗?”

    他本带说“杀掉”,突然想起发动第五器的奇械师极可能就是那位自称凯瑟琳的黑衣少女,便临时改了口。奥嘉莱斯若有所觉,看了他一眼。

    “对,但是很难,”她说,“第五器一旦发动,领域形成,则奇械师自己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九个平行空间内的化身。要想打破第五器的压制,就必须进入领域之中,摧毁全部的化身。”

    ……这果然很难。

    一身化九,每个的实力都和本体完全一致,只要其中任何一个没有被摧毁,秘器所形成的领域空间就不会破坏。这简直就像是一个人有了九条命,比巫妖还妖孽,又是坐镇主场,还有萨玛斯特和龙巫教等一群队友帮忙,如何能杀得过,难度太高了。

    “第二种方法呢?”琼恩问。

    “第二种方法相对容易,就是坚守,”奥嘉莱斯说,“第五器纵然强大,却不能永久生效,它是有时间限制的,长短根据奇械师的力量而定,而且也无法连续发动。所以只要你能够坚持得足够久,自然就可以全身而退。”

    这个办法确实相对容易,但其实也不简单。第五器“九重地狱之鼎”,按照奥嘉莱斯的介绍,乃是攻守一体的对军宝具,爆发力或许不强,持久战却正得其所,面对绝对领域的直接压制、平行空间的分散切割,以及无尽魔军的人海战术,谁能有把握一直坚持下来?

    还是先听听第三种方法吧。

    “第三种方法,成功率最高,而且难度最低,最为简洁易行,”奥嘉莱斯看着他,似笑非笑,“只要你魅力足够,能说服那位奇械师倒戈相向,自己放手,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

    在阴影谷的这段时间,奥嘉莱斯一直是深居简出,大多数时间都不见踪影,但身为第一流的预言师,若说她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毫无所知,那就太小看她了。当日凯瑟琳闯入巫妖长老的家中,与梅菲斯大战一场,惊动了提尔教会的守卫力量,闹出来的动静非小。奥嘉莱斯当时没有露面,想必也是在暗中观察,以她的老辣和见识,看出琼恩和凯瑟琳之间的因缘羁绊,自然不是什么难事。琼恩对此其实也有心理准备,但被她突然点出来,还是有些尴尬。就像是和岳母聊天,突然被她揭破自己在外面还悄悄养了个情人——更要命的是,对于这位情人,自己还全无印象,仿佛失忆了。

    “你不认识她?”奥嘉莱斯问。

    琼恩摇头。

    “但她似乎认识你呢。”

    “好像是吧。”

    奥嘉莱斯沉吟了片刻,“那个叫欧凯的炎魔,有没有告诉过你‘黑暗凤凰公主与消逝之龙’的传说。”

    “没有,”琼恩确实闻所未闻,“那是什么故事?”

    “没有就算了,”奥嘉莱斯说,“反正也只是传说。”

    “哦。”

    话说了一半又缩回去,这种行径琼恩自然很反感,而且她前面说到凯瑟琳,又突然提起这个传说,显然两者有关,“黑暗凤凰公主”大概就是指凯瑟琳,琼恩对此还是颇感兴趣,很想听听详情的。但既然奥嘉莱斯不肯多说,琼恩如今正有求于她,也就不好追问了。还是先回到正题再说。

    “那么,第五器有什么弱点吗?”琼恩问,“或者缺陷之类的?”

    “七秘器”纵然再强大,琼恩也不相信它就真的是天下无敌,总该是有破绽,有缺陷,有可以对付的办法的。否则的话,当年伊玛斯卡帝国早就统一世界了,又何至于最终被神王灭国。就算皇室内战,“翔龙”远走,“凤凰”手里不是还有三件秘器么,照样也未能力挽狂澜,拯救危局,可见七秘器固然强,终究也是有其限度的。

    “弱点么,自然也是有的,”奥嘉莱斯说,“前面已经说过,它在设计铸造的时候,被限定为对外而非对内,如果敌人同是皇室奇械师,受到的压制效果就会被大大削弱。”

    “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就只能从它的‘渊源’上做文章了。”

    “渊源?”琼恩一怔,“什么意思?”

    “你应该看得出来,第五秘器的力量,很大程度上与九层地狱和魔鬼有关。”

    “是啊。”

    第五秘器的三项威能中,第一项“绝对领域”与地狱无甚关联,第二项“平行空间”和第三项“无尽魔军”,则分明都是模拟九层地狱而来,甚至它的名字就是“九重地狱之鼎”。这么明显的关联,琼恩当然不会视而不见。

    “这就是它的‘渊源’,”奥嘉莱斯说,“传说当年铸造这件秘器时,奇械师和阿斯蒂摩斯达成了隐秘的契约。九狱之主手持蛇杖亲自为它祝福,允许它借用地狱的力量。第五器的威能,大半依赖于此——以我之见,这既是优点,同时也是缺点。如果你能针对这一点想办法,未必没有希望。”

    “这有什么办法好想?”琼恩双手一摊,“难不成我也跑去找九狱之主,请他看在我的面子上解除契约,收回祝福?我想我的面子还没那么大。”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奥嘉莱斯语气平淡地说,“我只是提供信息,供你参考而已。”

    “……好吧,我知道了。”

    面对某个强力无比的宝物,针对它的力量“渊源”着手,在理论上确实是可行的办法。问题是理论归理论,和实践是两码事。理论上完全可行的方案,实际做起来被撞得鼻青脸肿的例子,比比皆是。第五秘器的力量,很大程度上来自地狱——知道这一点又如何?就像琼恩自己说的,他还能去找阿斯蒂摩斯帮忙不成?不好意思,他和那位九狱之主陛下实在不熟,完全没交情。

    可是,奥嘉莱斯特别提出这点,总非无因吧。

    之前琼恩已经按照耐瑟巫师的规矩,向奥嘉莱斯提出请求,奥嘉莱斯予以回应,则意味着双方达成了一项契约。虽然这种契约更近似于一种约定俗成的“礼仪”,并非白纸黑字的严谨合同,但它还是有约束力的。奥嘉莱斯或许会隐瞒某些资料,或许会作出某些误导,但她既然特别提出了“从力量渊源着手做文章”,那就应该是有所意指的,无的放矢的可能性不大。

    可是,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琼恩还在思索,奥嘉莱斯已经起身离去,中止了这一次谈话。------------------------------------------------------说几句话:第一,禁止在书评区灌水,发无意义的帖子,包括什么“每日来捧场”之类的。我很感谢各位捧场支持,但我更希望看到言之有物的帖子。第二,这本书未必能够保持多高的更新频率,但我会一直写下去,之前既然我都没有放弃,现在更不会。第三,写作需要交流,我希望看到书评区积极地讨论剧情,评论人物,哪怕是谈论设定,这对我的积极性有正面作用——而灌水则正相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