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阴影谷篇 第六十六节
    走进办公室,便看见弧形的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案牍文件,大主教的脑袋便埋首其中,努力工作。梅菲斯在门上咚咚敲了两下,他这才抬起头来,“唔,你来了,艾弥薇,还有琼恩,请坐,”他招呼了一声,“稍候片刻,我先看完这份文件。”

    两人在会客区坐下,一位长相甜美的年轻女孩端上两杯茶,然后悄悄退下。趁此机会,琼恩仔细打量着这件办公室,很宽敞,窗户也开得很大,光线不错,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吸收了全部的脚步声。家具陈设倒也没什么新奇之处,只是在大主教背后,有一座超级大书架,遮住了整面墙壁,满满当当地摆着各种书籍和文件夹。在会客室的墙壁上,则用黑色粗体写着两行大字。

    “愚蠢是最大的罪恶,聪明是至上的美德。”

    旁边还有一行小字,似乎是落款还是什么的,字迹潦草,琼恩一时没看清楚,正待凑上前细看。那边大主教已经皱着眉头,将手上那份文件草草看完,刷刷签了几个字,丢到一旁,从椅中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迷斯卓诺那边越来越麻烦了,”他抱怨着,“这帮精灵们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什么。”

    “我们会知道的,”梅菲斯说,“不需要太久。”

    “希望吧。不过我这里总算还有个好消息,”大主教打开旁边的木柜,从中取出一个箱子,走过来递给梅菲斯,“昨天晚上扯皮了两个小时,杰尼那老顽固终于同意了。”

    “他同意了?真难得。”

    “是啊,我想是我的真诚和口才打动了他吧。”

    “……我不这么认为。”

    梅菲斯笑着打开箱子,里面是一双黑色女式长靴,式样挺普通,半新不旧,头部和鞋帮外侧都有明显的磨损痕迹,看起来颇有些年头了,侧面自上而下缀着一排银白色圆形铆钉,一共九枚,此外别无其他装饰。材质却颇为奇怪,像是动物的皮革,却又泛着着金属般凛凛寒光,表面还似乎有些半透明的斑驳花纹,但看不分明。琼恩略一思忖,将双眼切换到奥术视觉,顿时吃了一惊。

    长靴上闪烁的灵光,倘若单纯以亮度而论,其实并不是特别强烈刺眼,至少距离“神器”还有明显的差距,只能算是比较强力的魔法物品而已。琼恩如今眼界高了,神器都见过不少,这种程度的宝物,原本已经不足以让他动容。问题在于他所看见的灵光是多重复合的,而且明显分属不同的魔法学派,粗略分辨,共有九种——也即是说,这双长靴上恒定了九道不同类型的法术。

    所谓魔法物品,其实也就是将法术附着恒定在某些物品之上的成果。根据琼恩在阴魂城所学习的炼金术原理,正常情况下,为了尽可能避免冲突,同一件物品上只应附着或恒定一种法术,不宜多重叠加。所以世界上各种魔法物品,大多数都是功能单一的。当然,原则归原则,例外的情形也有,而且也不少,比如炼金师的造诣足够高明,经验足够丰富,或者所拟叠加的魔法彼此属性契合或类似,又或者炼金材料足够优秀,又或者运气足够好,等等,都有可能实现复数叠加,让一件物品兼具多重魔法效果,耐瑟时代大奥术师发明的“耐瑟法术护罩”也有类似的作用。但就琼恩所知道的例子,至多也不过是五六重复合而已。像这样九道法术叠加恒定在同一件物品上,实在是太过惊人。

    他待要细看,梅菲斯已经将长靴收了起来,合上箱子。大主教递过来一张纸,少女提笔签上自己名字,又还了回去。“好了,交接完成,”大主教将那张纸放进一份文件夹里,“以后弄丢了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您有没有发现,自己最近说的笑话都很冷。”

    “有吗?”

    “有,”少女肯定地说,“幽默感下降是老化的表征啊,大主教,您要多加注意了。”

    大主教哈哈笑了几声,在琼恩和梅菲斯对面坐下来。“我有变老吗,”他摸着自己的脸,“早上照镜子的时候,感觉皱纹有所减少啊。”

    “我想,那是因为您最近变胖了,脸变得圆滚滚,皱纹被撑开了,自然也就减少了。”

    “……艾弥薇,你自从有了男朋友之后,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大主教假装抱怨着,眉宇间却是掩不住的喜爱之意。他和梅菲斯的关系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近似父女,而非普通的上下级。两人谈了一会,琼恩在侧旁听,主要是大主教向梅菲斯交待此次去阴影谷的一些注意事项,包括很多不宜形诸文字,更不宜公开的东西。“总之,尽量小心,”他最后叮嘱,“事情能做则做,不能的话也不要勉强,更不要轻易涉险。我已经写了封信给大贤者,让他留心关照,刚才给你的那份名单上的人,如果确实情况紧急的话,也可以向他们求助。”

    “嗯,我知道的。”

    “对了,我昨天派人去蛇炎山检查冰虹的龙窟,发现了一些东西,或许你这次去阴影谷用得着,”大主教说,“待会你们回去的时候,直接去找妮娜取吧,我已经和她说过了。”

    “好的。”

    又闲谈了一会,一位牧师抱着一叠文件进来,显然是有事汇报,琼恩和梅菲斯便起身告辞。“听艾弥薇说,你还会在这里继续住一段时间吧,琼恩,”大主教问,“有空的话,不妨经常过来陪我聊聊天。”

    琼恩点头答应,虽然他不怎么热爱和人聊天,但讨好未来岳父显然是有必要的。大主教见他答应,便从口袋里摸出一枚金色的提尔圣徽递给他。“凭此进入,不会有人阻拦,”大主教说,“我通常下午四到五点之间比较空闲。”

    “嗯。”

    两人离开办公室,先去妮娜(她是大主教的秘书)那里取了冰虹的“遗物”,已经被整理打包好,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准备回去再细看。梅菲斯签了交接确认单,跟妮娜打了个招呼,告辞出门。

    “现在回去么?”少女问。

    “嗯?”

    “没事的话,陪我走走吧。”

    “好啊。”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也不短了,但总是忙忙碌碌,能够这样在风和日丽的春光里悠闲散步的机会,确实还是挺难得的。左右无事,梅菲斯便带着男友参观整个教会。其间琼恩问起刚才大主教给她的那双长靴,“哦,那是圣卡缪尔女士留下的圣遗物,其名为‘天堂之径’,”少女解释,“确实是同时恒定了九道法术,你没有看错。”

    “了不起,”琼恩赞叹,“这简直是炼金术的奇迹。”

    “材质可是上古黑龙的腹皮啊,”梅菲斯博学广识,对炼金术的原理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能够最大限度地复合叠加魔法。”

    “原来如此。”

    炼金术的成败,与材料好坏关系极大,而拥有天赋魔法能力的巨龙的皮革,无疑是最优秀的炼金材料之一。要论“兼容多重魔法效果”的属性,各种龙皮之中,以黑龙皮为第一,尤其是年龄在“上古”阶段的黑龙最好;而黑龙全身各处的皮革之中,又以腹部的皮素质最佳。当然,黑龙皮的质地相对比较柔软,坚固性在所有龙皮中是最差的,容易磨损,不耐刀剑,不像蓝龙皮,坚固程度能超过精金铠甲。但既然是用来做靴子,又不是盾牌,也就无所谓了。

    但就算是黑龙皮,叠加恒定九道法术,也未免太作弊了吧。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你有空去问问大长老吧,”少女说,“据说他是参与炼制者之一,应该比较清楚。”

    “算了,那个老骷髅我可不想再见到,”琼恩连连摇头,“话说卡缪尔女士的圣遗物只有这一件吗?”

    “原本不止,不过现在只有这一件了。”

    卡缪尔女士升上天界,她生前所使用的一套装备留在凡间,共有四件,被教会作为“圣遗物”保存,只有在圣武士受命出外,执行某些艰巨任务时才能申请借用。它们虽然都不是神器,但以实用性而论毫不逊色,威能非凡。可惜在其后数百年的征战中,两件圣物毁损,一件遗失,下落不明,只剩下这双“天堂之径”长靴硕果仅存,教会对其自然加倍珍视,轻易不肯动用。此次梅菲斯前往阴影谷,主要的任务是要制服冰虹,“天堂之径”原本就是卡缪尔女士在一次屠龙任务之前所特别制作,又经数百年圣力强化,兼具“灭龙”和“神圣”属性,正适合对付龙巫妖,大主教担心她的安危,便申请借用该物,一番扯皮后总算是成功了。

    梅菲斯正说着,却发现琼恩似乎有些走神。“喂喂,”她用手肘撞了撞男友的腰,“你在看什么呢?”

    “那座塔……是什么地方?”

    “唔?”

    梅菲斯顺着琼恩的眼光望去,看见不远处一座灰色的尖顶岩石高塔,孤零零地矗立在神殿区的西北角上。“那是封灵塔。”她说。

    封灵塔?

    琼恩心中一动,就想要过去看看,却被梅菲斯拉住了。“那是禁地,”她说,“不能进去的。”

    “知道,我不进去,只是在外面看看。”

    不知为何,琼恩总觉得那座高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下意识地想要靠近。梅菲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也没再多说什么。走近了些,琼恩看得更加清楚。塔瑟谷的神殿建立于九百年前,那时候精灵王庭虽然已经迁至永聚岛,但迷斯卓诺尚未陷落,“大撤退”的诏令也还未发出,仍有大量精灵生活在谷地地区,和人类交往、杂居甚至通婚。精灵的历史和寿命都远较人类悠久,在文化艺术方面的成就也较高,在两族文化交流和碰撞中相对强势,谷地人类的建筑也深受其影响,精致、优雅,注重细节修饰,多用木材而少用石料,当然这也有地理因素的缘故,谷地原本就是大陆上著名的木材产地。但这座塔却是纯花岗岩结构,而且风格凝重、厚拙,与周围其他建筑都明显格格不入。

    “封灵塔……它里面封印了什么东西吗?”琼恩问。

    “据说里面封印了一个邪魔,”少女说,“不过具体情况我了解得也不多。”

    “唔。”

    琼恩不自觉地又往前走了几步,仰头看着高塔。明亮的阳光穿透云层直射下来,照在塔顶的金属尖上,反射着冷冷的光,刺得他的眼睛有些睁不开。恍惚之间,仿佛有个动人的女声在耳边萦绕回荡,低低呼唤着他的名字,待要侧耳细听,却又消失不见。他沉吟着,忽然一副画面在意识中徐徐展开:青蓝色的虚空之中,悬浮着一位全身赤裸的火发女子,她双目紧闭,仿佛沉睡,双手交叠按在腹部,背后张开透明的光翼,却既非天使那种羽翼,又非邪魔那种蝠翼,而是像蝴蝶般绚丽缤纷。一柄乌黑如墨的长剑自她的乳峰之间深深贯穿了进去,将她“钉”在这虚空之中。

    她是谁?

    莫名的熟悉感自心底涌起,琼恩目光上移,想要看清楚她的面庞。便在此时,猛然身上震了震,画面顿时消失。他怔了几秒钟,方才回过神来,发现刚才是梅菲斯在旁边拉了他一把。“你怎么了?”少女皱眉,“没事吧。”

    “哦,没事,”不知为何,琼恩下意识地没说实话,“有点走神而已,大概昨晚太累了。”

    “……”

    少女心有疑惑,但也并没有再追问,“累了就回去休息吧。”她说。

    “嗯。”

    两人慢慢往回走,一路都没说话,气氛莫名地变得有些沉闷。出了神殿,琼恩终于忍不住,再次问起有关封灵塔的事情,这次他得到了更详细的回答。

    “据传说:封灵塔里,封印着一位来自地狱的大魔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