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阴魂 > 阴影谷篇 第六十四节
    呜!

    呜!

    不知过了多久,琼恩的意识从沉睡中缓缓苏醒,耳畔传来尖锐凄厉的呼啸风声,让他不由得心生迷惑,不知道身在何处。他睁开眼睛,发现周遭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寒风迎面刮来,力道猛烈,让他脚下都有些站立不稳的感觉。琼恩深吸口气,定住心神,也不动弹,迅速将恒定的黑暗视觉开启到极致,然后开始打量四周。

    他看见自己正站在一处崎岖狭窄的山道上,宽不足容两人并行,右侧是嶙峋矗立的石壁,左侧是深不见底的虚空,只消一步踏错,便会摔得粉身碎骨。仰面望去,夜空沉沉如墨,既无月色,也无半点星光。脚下山道蜿蜒如长蛇,静静地向前方延伸,看不到尽头,。他慢慢侧移半步,往身后看去,却望不见半点来时的道路,只有一片黑暗。黑暗之中影影绰绰闪动,仿佛潜伏着无数妖魔怪兽,却又什么都看不分明。但琼恩清楚地知道,那是归途。

    “噗!”

    突然之间,一点碧幽幽的火焰在眼前大约两尺处的空气中绽放开来,半明半灭地跳跃着,像是在向他致意,几秒钟之后,它打着旋,仿佛一朵盛开的莲花,晃悠悠地向前飞去。琼恩沉默片刻,忽然笑了笑,伸手将身上的斗篷裹紧,跟上它。幽火飞得很慢,琼恩也走得并不快,借着微弱照明,他的步伐敏捷而沉稳,一直保持着固定的节奏。周遭仍旧是寂静无比,除了听见狂风凛凛呼啸,以及软底皮靴踩在砂岩地面上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响动。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大约十分钟,或许更久一些,幽火突然消失了,四周再度陷入黑暗。琼恩静静站了一会,让眼睛重新适应,他看见了一处空旷而平坦的荒地,杂乱长满了及膝高的野草。在草丛的中央,有座灰色的圆形小木屋,开着一扇窗户,有光亮从中发出,在窗纸上映出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虽然不甚清晰,但大致轮廓依稀可辨,身段窈窕,曲线玲珑,应该是位女子。

    他慢慢走近,举手叩门。指节敲击在古旧的厚木板上,发出闷闷的声音,随风即逝。

    “请进。”一个低沉柔美的女声说。

    琼恩推门走入,看见了声音的主人,如他所料,是刚刚获得新一届“星之花”头衔的盲眼美人,莎琳娜小姐。她已经换了装束,不再是参加比赛时的那身宽大长袍,而是一袭无袖的黑色长裙,长长的黑发整齐地盘在脑后,露出耳垂上的两枚珍珠小坠。长裙的领口开得很低,一条湖蓝色宝石项链自脖颈中垂下,埋在雪白如凝脂的深深乳沟中,双手则戴着一副紫色蕾丝长筒手套,越发映衬得肌肤娇嫩白皙。裙摆之下,是一双闪闪发光的水晶高跟鞋。正常情况下,这身端庄华丽的打扮应该去参加宫廷宴会,但此时此刻,她正站在简陋的小木屋中,扶着旁边的椅背,盈盈微笑着,迎接客人的到来。

    琼恩沉默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微微欠身,提起裙角向琼恩行礼,仪态优雅,完美到无可挑剔,却隐隐透出几分傲慢自矜的味道。“幸会,兰尼斯特先生,”她轻启朱唇,柔声说,“我是莎琳娜,您能应邀前来,我深感荣幸。”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琼恩问,盯着莎琳娜的脸,观察她的表情,“而且,你能看见我?”

    他问得直截了当,毫不客气。莎琳娜眉头微皱,显然有些不悦,但这表情一闪即逝,“我眼睛虽盲,但心中灿烂光明,”她微微而笑,“神与我同在,为我指引方向。”

    “那可真令人惊讶,”琼恩冷笑了声,“据我所知,提尔的视力似乎也并不好吧。”

    莎琳娜格格笑起来,“我完全赞同您的看法,”她说,“然而您似乎有所误解,我并非残神的信徒——事实上,我曾经是,但已经抛弃他的虚伪教义很久了。现在我所侍奉的,是梦华女士。”

    “梦华女士?”

    莎琳娜早已放弃对提尔的信仰,对此琼恩并不奇怪,或者说早在意料之中。但对于她刚才所说的这位“梦华女士”是谁,他就完全莫名其妙了。不过费伦大陆神明众多,数以百计,每位神明往往又有好几个尊称别号,多的甚至十几个几十个也不足为奇,琼恩在神明与宗教学方面的造诣本来就差劲,搞不清楚也属正常。

    “那么,”他索性直接切入正题,“您邀请我前来此处,有何贵干呢?”

    盲眼女子点点头,“确实有件事,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帮助。可否坐下说话,我想这大约需要耽误您一点时间。”

    琼恩在茶几边的一张椅子中坐下,随意打量着周围,室内的陈设很简单,不过是几件普通桌椅,做工尚算精致,但色泽暗淡,边角也有破损,明显都已经颇有年头了。在靠窗的方桌上,放着一只长颈白瓷花瓶,里面插着几支淡紫色的丁香花,是整个房中除她本人之外,唯一有几分亮丽色彩的东西。在角落里有扇半掩着的侧门,引起了琼恩的格外注意,他能看出那是一座传送门,但到底通往何处,那就不得而知了。在奥术视觉中,上百个黑色、紫色和暗金色的魔法符文错乱排列,其中居然超过一半是他完全不认识的,这可实在有些诡异。毕竟他主修的是变化系,传送魔法正是他的专业领域之一。

    莎琳娜在他对面坐下,一只隐形仆役从阴影中飘出来,端上两只高脚酒杯,分别摆在主客面前。“荒山寒舍,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盲眼女子彬彬有礼说,“只能以此待客,简陋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琼恩低头看着杯中的液体,浅蓝色,非常清澈,温度明显很低,却有细小的气泡不断从底部涌起、上升,仿佛有火焰在杯底一直加热似的,但又看不见任何蒸汽。淡淡的芳香从液体中发出,有些像兰花,又有几分薄荷的味道,自鼻中直冲入脑,让人不由自主地精神一振,原本有些疲乏的意识仿佛都刹那间清醒了许多。他略一沉吟,已经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

    月蓝茶。

    月蓝茶是种以月蓝花含苞待放时的根茎为主料,配上八种辅材,用复杂的工艺处理后,研磨成粉冲泡的饮料。它能够提神醒脑,振奋精神,但最重要的作用是长期饮用的话,能够有效地提升人对魔网的感应能力,可想而知它对巫师——尤其是那些资质不足的巫师——具有何等的价值。倘若不是因为一个致命缺陷的话,它恐怕早就成为全世界巫师的随身必备饮料了。

    琼恩将酒杯稍稍推远了一点,这个动作显然让莎琳娜有些奇怪,“怎么了,兰尼斯特先生?”她问,“你似乎不太喜欢它?”

    “是的。”

    “为什么呢?”

    “你很喜欢它?”琼恩不答,反问她。

    “当然,”莎琳娜笑着回答,“它是神赐予我的宝物,帮助我度过了生命中最黑暗的那段日子,它让我远离悲伤和痛苦,不再整夜整夜地做噩梦;它让我学会魔法,掌握力量,让我获得了新生。我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它呢?”

    “你经常喝它?”

    “嗯,早中晚各一杯,偶尔再加一杯,例如现在,”她笑盈盈地举杯,轻轻抿了一口,“尝尝看,味道不错的,我特别在里面放了点糖。”

    琼恩看着她,发现她的表情不似作伪。“你饮用它多久了?”

    “多久……让我想想,嗯,记得不是很清楚了,”莎琳娜左手托腮,右手举着酒杯,沉思着,“好像,有将近十年了吧。”

    “令人难以置信。”琼恩说。

    她怔了怔,“您说什么?”

    “首先,月蓝茶粉的价格,在市场上相当于其五十倍重量的黄金。而冲制这样一杯茶,需要大约六到八克茶粉,”琼恩冷冷地说,“十年时间,每日至少三杯——能够维持这种饮用标准的,用富可敌国来形容都嫌有所不足,而你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富有;其次,月蓝花只在至高森林的中心地带生长,那里是精灵的地盘,能够流出到人类市场的数量极其稀少,而且基本被垄断,一直都是有价无市;最后,”他盯着眼前的女子,“长期地、持续不断地饮用月蓝茶,会给人造成一些非常明显的,难以修饰和恢复的……变化,而在你身上,我完全没有看到。”

    红晕泛上莎琳娜的脸颊,这并非羞涩,而是愠怒。“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兰尼斯特先生,”她握着酒杯的右手下意识地捏紧,

    “但你需要明白的是:它并不是我从什么市场上买来的,所以它的价格和产量,统统都与我毫无关系。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所谓的‘明显变化’是指什么?如果你的意思是它会给我造成什么不利影响,那显然你所知有误。它是神的恩赐,是……是不容亵渎的!”

    “如果不是从市场上购买,那你是怎么得到它的呢。”

    “我已经说了呀,它是神的恩赐,你还要我重复几遍!”她的音调不由自主地提高,胸膛难以抑制地不断起伏,“我向神祈祷,奉献我全部的虔诚和信仰,神回应我的呼唤,将它赐予我,让我摆脱梦魇,重塑人生——难道你听不明白吗?”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说:这些月蓝茶,是你的神明直接放在你面前的?”

    “当然。”

    “她真慷慨。”

    “当然!”她随即反应过来,“你是什么意思?”

    琼恩笑了笑,“好吧,莎琳娜小姐,”他说,“在这个问题上的纠缠,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现在让我们都先冷静一会,然后进入正题吧。”

    盲眼女子气恼地看着他,但很快便平静下来。“您说得对,我失礼了,”她再次欠身致意,“那么,进入正题吧。我冒昧邀请您深夜来此,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您的帮助。”

    “我不记得我有乐于助人的名声,”琼恩说,“不过既然是像您这样美丽的女子向我提出,那么我会加以考虑的——是什么事呢?”

    “我想请您帮助我,救出我的神明。”

    “救出你的神明?”琼恩愕然,他这次是当真有些惊讶了。

    “正是,兰尼斯特先生,”莎琳娜说,挥手让隐形仆役为琼恩换上一杯咖啡,“说来话长,请容我详细解释。”

    “我在听。”

    根据莎琳娜的说法,“梦华女士”是一位远古真神,诞生于宇宙原初的混沌之中,是公正与真理的化身,不过由于过分低调的关系,她极少在凡间现身,故此声名不彰,教会规模也非常小,人数不多,而且隐秘。三百年前,梦华女士降临凡间,却被提尔教会所囚禁,就封印在塔瑟谷的神殿之中。

    “如您所知,很久以前,我和我……父亲,”她不由自主地顿了顿,“都是残神的信徒。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猜您已经有所耳闻,所以我在此不再赘述。总之,他不幸去世,我也深受创伤,这让我认识到过去的信仰是何等错误,那些我所学习的、从小念诵的,甚至一度真心相信的那些教义是多么的愚蠢和荒谬。我很迷茫,也很痛苦,失去了生命的意义。就在此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女士在冥冥中的神谕,她向我展示了真理所在,让我重新看见光明,再次拥有前进的目标,”她在胸前快速划了一个符号,“赞美梦华女士。”

    莎琳娜原本是提尔教会的见习牧师(诵律者),成为“女士”的信徒后,在其指点下开始研习奥术,借助月蓝茶的帮助成为了一名巫师。她一直试图将“女士”从囚禁中救出,但始终未能成功。当然,她的努力也不是全无成效,至少在过去的十年中,她通过各种方式秘密调查和不断尝试,已经获得了不少有用的相关信息,其中甚至包括“封印”的各项具体资料。但限于能力不足,无法将其破解或毁坏。就在这一筹莫展之际,她再次听到女士的神谕。

    “女士告诉我:有一位名为琼恩-兰尼斯特——也即是您——的巫师将会在近日造访塔瑟谷,”莎琳娜轻声说,“女士说:您拥有非常高明的魔法造诣,是破除封印的不二人选。这就是我知道您的名字,并邀请您来此的缘故。”

    “能够被这样看重,我受宠若惊,”琼恩淡淡地说,“顺便说句,我可否了解一下女士的教义是什么。”

    “女士的教义博大精深,难以用三言两语来描述。勉强简要概括的话:公正源自于对等交换,复仇是古老和神圣的法则,”莎琳娜沉声说,“如有所损,必有所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怨报怨,以血还血——这就是女士的教诲。”

    “……”

    琼恩沉默了片刻,“我大致明白了,”他说,“但是有些细节上的小问题,我想做进一步确认。”

    “请讲。”

    “你确定你的那位女士被囚禁于此地?”

    “当然。”

    “提尔教会为何要这么做呢?”

    “这还需要问吗?”莎琳娜回答,“残神在凡间所大肆宣扬的是伪论,是谬误,他当然害怕真理的声音,更不想让我们听到,所以他用卑劣的手段囚禁了女士——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那么提尔为何不直接摧毁你的那位女士呢?”

    莎琳娜明显一怔,“这……我想或许是他做不到。”

    “做不到?”

    “真理不是伪论可以抹杀的。”

    “如果伪论可以囚禁真理,那么有什么理由认为他不能杀死她呢?”琼恩轻笑,“这似乎在情理上说不通啊。”

    “女士是一位神明,神明是不朽的。”

    “然而据我所知,历史上陨落的神明并不在少数。”

    “女士乃是真神,并非那些伪神可以比拟!”

    “或许,”琼恩不想和她争论,“她已经被囚禁了很久对吧。”

    “大约近三百年。”

    “那确实是很久了。她的教会依然存在?”

    “当然……我想是的。”

    “所以你见过你的教友?

    “没有。”

    “那可真奇怪。”

    “您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的教友当真存在的话,很难想象他们会在这三百年中毫无作为,更难想象他们会让你孤军奋战。”

    “真理总是孤独的,我们并不追求人多势众,那没有意义。”

    “大约吧,”琼恩说,“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站在人多的那一边。”

    “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莎琳娜信心十足地回答,“只要女士脱困,她的神谕和福音将会无远弗届地响彻整个大陆,她的教会和神殿将会领导整个凡间,一切伪神的谬论都将烟消云散,全世界的人都将站在我们这一边。”

    “这听起来确实令人振奋,”琼恩淡淡地附和了一句,“但我并非女士的信徒,至少此刻不是,在可预计的将来也没有改信的打算,所以我想直率地问一句:假设我帮助你救出那位‘女士’,我将会得到什么呢?”

    对于琼恩这个问题,莎琳娜显然早有心理准备,“女士是慷慨的,尤其是对于帮助过她的人,兰尼斯特先生,所以您无需为此担心,”她说,“如果您能帮助女士成功脱困,您将会得到一切您想得到的东西,名望、权势、财富、美色——应有尽有。”

    “坦白说,莎琳娜小姐,这语气听起来有点像九层地狱的魔鬼。”

    “……兰尼斯特先生,请注意措辞,我实在无法容忍这种渎神的言论!”

    “玩笑而已,”琼恩摆摆手,“不过说正经的,小姐,我对你方才所许诺的这些,并不是很感兴趣。”

    “那么您想要的是什么呢?”

    “如果那位‘女士’当真如你所言的那样洞察睿智,那么她显然清楚我的愿望是什么,”琼恩说,“恕我冒昧,小姐,你向你的女士要求了什么呢?”

    “我们没有资格向神明‘要求’什么,先生,”莎琳娜有些不悦地说,“但正如我前面所说,女士是慷慨的。她许诺将会授予我与她同等的力量,让我有机会去寻求我的公正。”

    授予与她同等的力量?

    琼恩沉默了几分钟,点点头,站起身来,“感谢您的招待,时候不早,我想我该回去了。”

    莎琳娜大吃一惊,“可是……您尚未提出您的愿望……”

    “不需要,”琼恩说,“因为我不打算帮你的忙。”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可是女士说您会帮助我的——”

    “那么很显然,她说错了。”

    琼恩转身径直朝门外走去,莎琳娜显然完全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形,怔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等等!兰尼斯特先生。”她喊着,追出门外,却发现琼恩早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