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修仙归来 > 3015.万古第一人
    可是,重伤之躯的她,又如何救得了她呢?

    在场之人,有数万万。

    但却无一人,能救雪照!

    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雪照的躯体,被界魔帝,即将洞穿于九天之下。、

    “主人,再见了~”

    “曾经,雪儿发誓,下一世,仍未您仆。”

    “可是现在,雪...雪儿后悔了。”

    “下一世,雪...雪儿想做..做主人的妻子~”

    寒风,在耳际呼啸。

    眼泪,顺着脸颊不住滑下。

    风雪之中,雪照看着远方,含泪笑着。

    眼前,似乎再度浮现了当年冬上京下,与主人朝夕相处的情景。

    ....

    “主人,我们来晚了,樱花谢了。”

    “谁说谢了?你抬头再看?”

    冬上京下,楚云一语花开。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于桃花一树开!

    .....

    “主人,雪儿给你热的牛奶。”

    那傻姑娘笨手笨脚的端着杯子,然后摔倒了,倒在了那少年的身上。

    惊惶之下的姑娘赶紧去擦,然后碰到了主人的小弟弟,再然后那翘起的小主人,打在了她精致的俏脸上~

    .....

    有旖旎,有尴尬。

    但是所有跟主人在一起的时间,都是那么开心,仿若童话,在记忆长河之中,幽幽的发着光。

    朦胧之间,凉宫雪似乎再度看到了那个少年,在对着她笑。

    她伸出手,想要去触摸。

    然而,光影消散了。

    没有洒落的牛奶,没有满树的樱花,更没有那个高大的少年。

    只有阳光,破碎在熟悉场景,好安静。

    谁的笑,谁温暖的手下,我着迷,伤痕好像都变成了曾经。

    “结束了!”

    “去死吧~”

    轰~

    耳畔,再度传来界魔帝的疯狂咆哮。

    而后,利爪便毫不保留的朝着凉宫雪拍下。

    然而,就在所有以为,一个绝色的姑娘,就要香消玉损之时。

    突然,天河深处,有青光亮起。

    而后,紧接着,一道威严磅礴之声,有如惊雷炸开,回响了整个天下!

    “孽畜,没本帝同意,怎敢伤我雪儿?”

    那是怎样的话语,低沉阴冷,仿若万里冰河。

    在听到这话的瞬间,所有人的身躯,都不自觉的一抖。

    原本闭眸等死的雪照,豁然睁开了双眸,黯淡的眉眼之中,竟然有掩饰不住的惊喜浮现。

    “这..这是?”

    另一边,琪皇也豁然转身,通红的眉眼,看向远方,心中,有一个疯狂的念头,悄然出现。

    不止他们,剑皇也是浑身一颤,龙皇一双狗眼,更是近乎瞪大。

    “这声音?”

    “这装逼的话语?”

    “这磅礴的气势?”

    “这...这是~”

    在三皇等人骇然之时。

    嘭~

    只听一声爆鸣,轰然炸开。

    而后,一道遮天掌印,当即落下。

    轰然声中,界魔帝的身躯,便如炮弹一般,爆射而出,直接被打飞千米。

    界魔帝脸色当即大变!

    要知道,到现在为止,界魔帝还从没有被人正面击退过。

    即便之前半帝强者的龙阳,也只是自爆的时候,才伤到他。

    可是现在~

    “谁?”

    “是谁?”

    “刚偷袭本帝?”

    “速速滚出来受死!”

    界魔帝怒声咆哮。

    然而,这个时候,一道瘦削的身影,却是已经出现在那里。

    仿若一座山岳,横立山河。

    清秀的面孔,无喜无悲。

    幽深的双眸,带着霸绝天下的威严。

    有些人,仅仅站在那里,便让人臣服,让人畏惧,让人跪首称臣!

    仿若一座万仞撒谎纽城,亘古横立。

    在看到这人的瞬间,威严一世的炎黄城主,却是再也难以自已。

    眼泪,不受控制的便流了下来。

    她嚎啕大哭,她含泪呼喊:“主人!”

    “呜呜~”

    总会有一个人,在你最绝望的时候出现。

    他就像一道光,斩破一切黑暗,照亮了你的整个人生。

    而楚云,便是凉宫雪生命中的那道光。

    在楚云走过来的那一刻,凉宫雪便直接扑到了楚云怀里。

    此时的她,哪里还有炎黄城主半分的威严与权势。

    在楚云怀中,她只是一个渴望关怀的弱女子,一个独守空房千娇百嫩的小媳妇。

    百炼钢,早已化为了楚云怀中的,绕指柔肠。

    那一刻,凉宫雪多么想把自己柔劲楚云的身体里,跟主人永远的结合在一起,日夜追随,这样,她便永远不会失去主人,永远都不会离开主人。

    “楚云?”

    “是楚云!”

    “哈哈~”

    “楚云回来了!”

    “这家伙,还真舍得回来啊~”

    浴血奋战之中的坐山客,擦掉脸色的鲜血,看着那道高大瘦削身影,顿时笑了。

    龙皇一张狗嘴,也咧开了。

    “他娘的,这家伙,总会在最装逼的时刻出现。”

    “不愧是一代逼王,从开头装到了结尾!”

    “靠着装逼成帝的人,古往今来,也就他一人吧。”

    龙皇笑着笑着,却是流下泪来。

    心情万分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