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五百章 性格扭曲
    七号苗圃设在山南,沿着山壁,开辟了一溜洞府,作为执事,他唯一的特权便是,洞府的门脸比那些杂役的要大上不少。

    许易是个享乐份子,得了自己的洞府后,第一桩事便是布置,不说弄得富丽堂皇,但总要清新雅致,洞府前的青坪上,弄些花花草草,总是少不了的,室内按上一张柔软指数较高的双人床也是必须的。

    布置完洞府后,许易便招来了他手下的杂役,总共有十二人,分作两个小队,两个小队长一个唤作贾钦,一个唤作甄煌。

    许易说了一番场面话,取出三百玄黄石,让贾钦和甄煌给众人分了。

    他这一番做派可把全场都震了,众杂役齐齐拜倒,轰然称谢,面上尽是欢喜之色。

    有道是铁打的杂役,流水的执事。然则,来的执事便是混得再差,却也是天潢贵胄的出身,又如何会把下面的杂役看在眼里,更遑论给什么赏赐了。

    许易挥散了众杂役,独留下贾钦,甄煌说话,众人退散后,贾钦,甄煌再度是拜谢许易,要知许易给出的三百玄黄石,乃是许易一月的薪资,他们这些杂役每月的薪资不过数十玄黄石。

    故而,许易这大手一挥的赏赐,在众杂役眼中,已是极为大气了。

    至于贾钦和甄煌再谢许易,正是感恩许易将二度分配的权力,让给了他们。许易连这一层心思都考虑到了,贾钦,甄煌又是感恩又是畏惧。

    往常来的执事看着尊贵威严,凛然不可犯,其实一个个都是半大孩子,根本不通事物,他们面上恭敬,背地里算计的事儿没少干,可眼前这位钟执事,只多说了那一句让他们代为将这三百玄黄石分了,两人便彻底熄了打小算盘的主意,打叠起精神,好生应付这新来的执事。

    他们本以为这位钟执事既通人心,善治事,必会多事,岂料,许易大胆放权,一切照旧,根本不干扰他们的日常生产。

    除了不干扰外,这位钟执事还极为好学,根本不以侍弄这些灵植为贱业,竟跟着他们一起,完成着培育灵植的各种任务,最难得的是,从来不自作骄矜,不懂就问,凡得解答,当日必定会赐下玄黄石来。

    短短数日下来,整个七号灵芝苗圃的一干杂役,对新上任的钟执事是心服口服。

    当然,许易也收获良多,弄清了不少关窍,尤其是七号灵植苗圃的那些灵植,他有了相当的掌握。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灵植基本都是从外面移植过来的,年份最少的也有百年,多的有三百多年,都是闻所未闻的灵植宝药。这些高年份的灵植却没有一株生出灵智来,许易初始还弄不明白,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些灵植都被特殊手段灭了天灵。

    按贾钦的话说,灵植不灭天灵,便易生出灵智,生出灵智,易遁逃还是其次,杂念一生,不好生吸收养分。壮大己身,用作丹药时,便要沦为下品了。

    许易无暇替这些灵植哀叹,忍不住想起秋娃来,不知这小丫头现在可好,他信得过瑞鸭,这货既然说是有好机缘,必定不会让秋娃遭罪。

    这日晚上,许易在青坪上置办了烧烤架,烤了几十斤喷香的五花肉,裹着脆生生的脆玉菜花,好生痛快地吃了一餐。

    他本来也邀请了一众杂役,奈何每一名杂役都有修道上进的梦想,不愿沾染这凡间俗物,污浊己身,皆客气推辞了。

    对着清风朗月,许易自斟自饮,自裹自食,也算痛快。

    突,突,他腰囊又有了动静,取出如意珠,催开禁制,却又是薛霸找了过来,许易恨不能砸碎了这枚如意珠,薛霸那混账找他,准没好事。

    奈何他还得在这南极宗混,现在的薛霸是他惹不起的,他只好催开如意珠,一边单膝跪地,一边暗骂只当是跪死人了。

    他才见过礼,薛霸劈头盖脸道,“你怎么回事,怎地成了石婴,混成了狗屁执事?老子这些年对你的培养,都培在了狗身上么,照你这样下去,怎么继承潞国公的爵位,找头猪都比你机灵……”

    面目阴鸷的薛霸痛骂起来,一点不比那站街的泼妇来的斯文。

    “这货所谋果然不浅,这是不仅要谋了钟如意的性命,连带着还看上了潞国公的爵位,真是要斩尽杀绝,吃干抹净,好狠的心肠。”荒魅向许易传意念道。

    许易颤声道,“公子叱责的是,在下实在汗颜,不过,我怀疑那测婴石是被谁动了手脚,我后来也找机会测过,乃是三品玄婴,根本不至于那么不堪。”心中却暗骂,这都十几天的事儿了,你踏马才知道,就踏马要玄黄丹积极,何曾管过老子死活。

    薛霸奇了,“还有这等事儿?何人陷害于你,我不是叮嘱你要低调么,怎的偏要与人结怨。”

    许易道,“必是那高成无疑,此獠瞧不上钟如意已久,数度当面讥讽。公子,我已久秉承公子意思,竭力扮演钟如意了,但此人实在太过懦弱,处处被人针对,遭此无妄之灾,也就不奇怪了。”

    他冒险对薛霸胡柴自测了玄婴,什么三品云云,就是希望薛霸不要对董超失去希望,不然他顶着石婴的名声,薛霸放弃他,也是大概率事件。

    至于薛霸会不会去求证,他在何处又测了玄婴,这点许易丝毫不担心。

    在薛霸眼中,董超是值得百分百信任的,否则,也不会从那么多人选拔他去钟家卧底,而且一卧底就是十余年。

    “也罢,这废物的性格,的确是走到哪里就窝囊到哪里,成不得事,你现在已经混到去做执事了,再窝囊下去,哪里还有前途,这样吧,你自由发挥,看着时机合适,改一改这钟家傻子给人的印象,不然,纵使我想助你,也是阻力多多。”薛霸慵懒地躺在一张白虎皮铺就的太师椅上,冷冷说罢,便切断了联系。

    许易暗暗舒了一口,他一直这么窝着,不就是怕突然雄起,引起薛霸怀疑,今天打过了招呼后,他就可以自由发挥了。

    反正名目是现成的,钟如意屡次受辱,人生都到了至暗时刻,还不允许人家精神崩溃,性格扭曲么?